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毒萝纪小薇之一杯浊茶(9)

作者:歌逝 来源:晋江文学城

等姐妹二人出来时,陈阳正在练习走桩拳法,离一秋坐在旁边观看。陈阳注意到齐凌燕背后背有人头大小的包袱,陈阳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

离一秋抬头看了看笑道;“天马上就亮了,我听说东城有家名为《福心斋》的糕点非常好吃,不如我们一同前去,不过得你们请客”

齐凌燕用眼角偷偷看了姐姐一眼,没有发话,齐楠楠才开口道;“那《福心斋》的糕点,我尝过一次,味道的确不错,曾想再去那家,碍于没有足够时间,今日自然与公子一同前往”

齐凌燕听到姐姐的答复,雀跃连声道;“我知道那家,我带你们去”说完将背后包袱往上提了提,率先迈步向外走去,齐楠楠无奈一笑。

一行四人离开王家后,王家前院那些人早已散去,关于王家禁地发生的事情,现在并没有人得知,对于这处禁地,别说外人,就是王家自己人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此处禁止任何人来此,就是王家现任家主王锦宝对此也了解有限,从父亲口中只知道早年有贵人相助才能发迹,生意越做越大,父亲便命人在后院建立这处禁地。

至于白袍老者和黑袍男子,王锦宝曾记得父亲在世时两人便一直打理生意上的事情,父亲逝世后,两人自然帮助自己,顺理成章,只是二人行为有时让人琢磨不透,从不和府上其他人交流,王锦宝只是以为二人性格古怪,再加上二人做事滴水不漏,处理事情并不让人担心,王锦宝对二人从不干涉,又岂会知道自己父亲早已成为别人的傀儡,如若不是离一秋杀了那瘦弱男子和白发老者,恐怕要不了多久,王锦宝也和自己父亲没有什么差别。不过这件事情,随着一些人的消失,也烟消云散。黑袍男子被要求继续帮助王家,就算再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将此事泄露出去,那是真正的找死。

四人来到《福心斋》时,正好赶上店铺开门,齐楠楠姐妹在来的路上早已将身上黑色夜行衣脱去,换了身寻常女子的衣服,店铺伙计对四人热情招呼,入座后齐凌燕对这店铺比较熟悉,先点了紫薯松糕、红糖凉糕和金瓜球等几样糕点,并叮嘱小二动作快些,说肚子早已经饿得咕咕叫了。看到齐凌燕大大咧咧,齐楠楠小声提醒,可是被齐凌燕无视了,就在这时店铺内又来了一人,正是王生。

王生从小在青林郡长大,对于郡城哪家店铺的糕点好吃最是熟悉,长大后因为长年在外游历,没少念叨家乡的糕点,这不,一回到家便来了此处。

让王生没想到的是,在此处竟与离一秋几人相遇,离一秋身旁的少年王生识得,另外两名女子面貌极为出众,就算自己在外游历这么多年,也鲜少碰到这般漂亮的。

其实齐凌燕与王生是碰过面的,正是上次劫船,不过齐凌燕有面纱遮挡,所以王生并不能认出齐凌燕就是那女劫匪。

王生来到近前,打趣道;“我回到家中便吩咐打探离公子的去处,没想到离公子有佳人陪伴,在此品尝糕点,害得我一顿好找,下次喝酒可得自罚三杯”

离一秋笑道;“喝酒你是喝不过我的,不如坐下一起吃点糕点。”

还不待王生回答,只见门外一人神色匆忙的跑了进来,在王生耳边轻声说了些话,王生闻言面色大变,连忙抱拳对离一秋歉意道;“家中出了些变故,今日陪不了离公子了,恕罪,恕罪。”

离一秋点了点头,等王生的背影消失后,才坐了回去。

齐凌燕憋嘴道;“要我说,这王家的人就没有好东西,人人虚伪,表面看上去都像老好人一般,背地里不知做了多少龌龊的事情”

离一秋夹了一块糕点,轻声说道;“王家经过这次劫难,不用齐姑娘出手,能否在青林郡城继续生存还是未知,就算不被其他富商打压下去,也如那贫穷泥匠,查漏补缺,还得担心老天别下场大雨,本就根基不坚固的破屋,要是被冲塌,那就真没法活了”

齐凌燕听后不再言语。

齐楠楠开口问道;“离公子有此等本事,又如此心思稠密,关于离公子的身份我不多问,只是想知道,离公子离开青林郡后有什么打算?”

“游山、玩水、寻淑女。”离一秋的回答非常简洁,说完盯着面前姐妹,两姐妹长得极为相似,都长有一张精致面孔,姐姐相较妹妹眼睛要大上些许,眼神平静,是个性格温和的女子,妹妹性格大大咧咧,不然也做不了女劫匪,注意到离一秋的眼神,惹得两姐妹一阵脸红,妹妹齐凌燕想到在船上的那一幕,顿时娇怒道:“流氓”

离一秋哈哈大笑,不以为意。

吃完糕点以后,离一秋向两姐妹好奇问道;“你们没有重建剑谷的打算?”

姐姐齐楠楠神色略显落魄道;“自然想过,只是重建剑谷困难重重,无论是人力还是财力,我们都不具备,这事便一直不曾提起。”

离一秋思索道;“我可以出钱帮助你们,不过事先说明,剑谷建成后一定时间你们肯定是没有闲钱还账,以后剑谷铸的剑可以用来抵账,这笔买卖对你们来说再合适不过,如何?”

姐姐齐楠楠闻言,睫毛轻颤,压下心中惊喜,问道;“离公子此话当真?”

“自然。”离一秋回答道

齐楠楠向离一秋施福感谢道;“这笔买卖再加上一条,要是剑谷有利器铸成,离公子可先考虑取不取。”

“好”离一秋手抚腰间长剑笑道

“你们可以先去剑谷旧址,我会派人送去钱财,去的人之中会有铸剑能人,到时希望两位多多照拂一二,如若有人冒犯两位的话,两位也可自行处置。”离一秋继续道

齐楠楠点了点头,天云剑谷位于泰州西南大壕山,与交州边界挨着,距离这有近千里。从此处出发到大壕山,所需时日也要十多天。

关于离一秋的身份,姐妹二人曾多次猜测,但始终感觉此人就像一团云雾,当你扒开一点想看个清楚时,又有别的云雾过来遮住。既然此人能帮助自己,何必去管这些。齐楠楠向离一秋告辞道;“我们姐妹二人这就带领一些手下赶往剑谷,希望剑谷建成后离公子和这位小公子能到场,也让我们姐妹做东,好好报答一番。”

离一秋笑着答应下来。

两姐妹临走之际,妹妹齐凌燕背着姐姐偷偷转过身,向离一秋和陈阳两人伸出大拇指,离一秋也赶紧伸出大拇指回应。陈阳歪着头瞅了离一秋一眼,察觉到陈阳的目光,离一秋开怀大笑,陈阳感觉离一秋笑的很是猥琐,与他的气质一点不符,要是那姐妹看到此时的离一秋,不知该作何感想。

二人回到客栈时,流浪老人正在客栈门口逗弄一只鲜红色幼雀,那幼雀头上有一小撮白色羽冠,幼雀在流浪老人手上跳来跳去,等陈阳二人来到跟前,幼雀歪着头对两人看个不停,离一秋伸手想摸摸幼雀,却被躲开。

只见幼雀躲开离一秋后,使劲拍打着翅膀飞向陈阳,只是刚出生不久,双翅力量不大,才刚刚飞起就往下落,陈阳一个箭步,伸手接住了幼雀,幼雀在陈阳手中轻拍翅膀,用喙轻啄陈阳的指腹,陈阳将幼雀放到面前,仔细观察,幼雀双眼灵动,眼中纹线组成火焰状,陈阳对这幼雀分为喜欢,小心地将幼雀放到肩上后,开口向流浪老人问道;“你是在哪找到这么可爱的小家伙?”

流浪老人抬头向天上指了指。陈阳将手中带回来的糕点递给流浪老人道;“回来的时候怕糕点凉了不好吃,特意吩咐掌柜的多包裹几层油纸,你赶紧尝尝。”

流浪老人接过糕点,打开后闻了闻,拿起一块尝了后,评价道;“味道不错。”

接下来几日,陈阳三人在青林郡内四处游览。一路上幼雀好像在陈阳肩头安了窝,曾有几次尝试向空中飞翔,都以失败告终,陈阳用食指轻轻在幼雀头上那撮白色羽冠上划着,安抚道;“现在你还小,等过些时日便可在空中飞翔了,不要心急。”

那幼雀像听懂陈阳的话般,果然安静下来,用头轻轻触碰陈阳的颈部。

离一秋打趣道;“等这小雀会飞后,指不定哪天就飞走了,你现在对它再好,有什么用?”

陈阳憋了离一秋一眼,没有搭话,那幼雀好似听懂人话,对着离一秋‘啾啾’叫个不停,抗议离一秋刚才的话。离一秋双手做投降状,那幼雀才肯罢休,离一秋小声嘀咕道;“还真通了人性不成。”

期间离一秋果真去了王家一趟,从王生口中了解到,王锦宝突然得了急症,竟卧床不起,白发老者不知去向。现在由王生暂时当家,生意上的事情全压在了肩上,再也不能像以前那般,离一秋只是讨了两杯酒喝,便匆匆离去。半路上黑袍男子出现,被离一秋警告一番,王家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退了房后,流浪老人说是继续北上,前往紫虎山,紫虎山在延康国内较为出名,紫虎山山路险峻,尤其是那紫虎涧,水势极为汹涌,水深不见底,一些仗有过人本领的人,在此涧淹死不少。传说以前的紫虎山并不叫紫虎山,而是黑虎山,因为山上石头黝黑,再加上山路险峻,曾摔死不少人,犹如老虎食人,才得其名。而那紫虎涧是被人一剑劈开形成,当时泰州洪水,死伤无数,有剑修看不下去,持剑将黑虎山劈开导水,洪水过后,山上的石头竟然开始慢慢变成紫色,吸引大批游客前来,后人便把黑虎山改为紫虎山,而那被劈开的地方就成了现在的紫虎涧。过了紫虎山便是泰洲中部。

离一秋说是顺路,也一同前往。

三人并没有购买马匹,徒步顺着官道行走。

现在是七月份,太阳最是毒辣,官道两侧鲜有树木。陈阳注意到,官道上一起行走的,还有一中年男子和女童,那中年男子满脸短须,下巴处有一刀疤,身穿无袖布衫,后腰系有一柄长刀。中年男子手拉着女童向前赶路,那女童穿着洗的发白的灰色衣裳,此时满脸大汗,也不吭声,吃力的跟着中年男子,好在前面不远处可以看到有一茶摊,用竹竿、席子简单搭建。

路上行人只要看到有这种简单茶摊,都会停下歇息片刻,喝口凉茶,等身上暑意消失后,才继续赶路。

茶摊里已经有不少人,周围停有马车,车上堆放满满一车货物。看那些人的神态,在这里已经有些时间,还不到茶摊,离一秋便大声喊道;“掌柜的,三碗凉茶”

正在忙乎的老人,听到后,应了一声,拿出三个瓷碗,然后拿瓢从坛子里面,舀了一瓢,将三个瓷碗全部倒满,腼腆道;“客官,咱这一文铜钱是两碗凉茶,您要了三碗,就是两文铜钱。”

离一秋闻言,皱着眉头说道;“我说掌柜的,你这做生意一点也不厚道,既然一文两碗凉茶,那两文就是四碗,你这只上了三碗茶,少了一碗,怎么还要两文呢。”

那卖茶老人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眼角处满是皱纹。总不能说,这是客官你自己大声嚷嚷道,要三碗凉茶吧,万一惹到人家,掀了摊子,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到时吃苦的还是自己。

陈阳白了离一秋一眼,对卖茶老人笑道;“别听他瞎嚷嚷,老伯你再上一碗茶就行。”

“好咧!”卖茶老人听后,赶紧又拿出一个瓷碗,将凉茶倒满。

陈阳扭头朝官道看了一眼,只见那满脸胡须的中年男子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拉着女童继续赶路,女童正在往这边张望。

陈阳端起面前的凉茶,对身旁俩人说了句“等我一下。”便匆匆向中年胡须男子跑去。跑到中年胡须男子面前时,那男子警惕的看了陈阳一眼,又往茶摊瞅了瞅。陈阳诚恳道;“现在天气这么热,我们正好多出一碗凉茶,我看你们没有歇息的打算,不如让她喝碗凉茶再走吧,只是我跑的太快,洒了一些,现在只有大半碗了。”陈阳低头看了看手中还剩下半碗的凉茶,满脸歉意。

男子看到陈阳的神情不像作伪,脸上露出笑意,低头柔声对女童说道;“还不快谢谢哥哥。”

女童小手紧拽衣角,对着陈阳小声道;“谢谢哥哥!”

等女童一口气将大半碗凉茶喝完后,男子开口道;“谢谢小兄弟啦,我们还得继续赶路,不能耽搁。”

陈阳点了点头,女童随男子走出几步后,回头朝陈阳摆手道别,陈阳笑着也冲女童摆了摆手。

离一秋看到这一幕,对流浪老人说道;“你收了个好徒弟!”

流浪老人吹了吹粘在嘴上的胡子,说道;“这还用你说。”

延伸阅读

虹宇无锁孔智能遥控防盗门加盟  http://www.lotusasiangrill.com/b7vw.shtml
1.对抗钥匙针对当前一些不法分子利用技术手段制造万能钥匙开启门锁、锡纸开门和一些住户

酷点鑫加盟  http://www.lotusasiangrill.com/ymr6.shtml
酷点鑫内衣总部经销批发的内衣、内裤等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品种齐全、价格合理,在消费

深圳爱丽斯汽车香水加盟  http://www.lotusasiangrill.com/s0xe.shtml
深圳市爱丽斯车饰诚招全国各地代理商经销商

星起航语言艺术加盟  http://www.lotusasiangrill.com/bxur.shtml
星起航总部坐落在我国的西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重庆,扎根于重庆各家高人气商场内,拥有

聚友快车道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lotusasiangrill.com/sgnf.shtml
聚友·快车道创立于1996年,是面向全国发展汽车装饰美容改装连锁的专业机构。中国总部

铂俪尔加盟  http://www.lotusasiangrill.com/ardp.shtml
铂俪尔节庆礼品产品主要包括:钥匙扣、挂包钩、英文字母、耳环、项链、戒指、手机挂件、箱

爱家加盟  http://www.lotusasiangrill.com/a55h.shtml
爱家家居加盟描述爱家家居多年来始终坚持“爱护家庭、升华人生”的企业理念,奉行“诚信为

广州辉耀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lotusasiangrill.com/gtcu.shtml
暂无

babygo加盟  http://www.lotusasiangrill.com/gg4q.shtml
中国儿童安全座椅行业劳斯莱斯,色彩品牌Babygo中国区营运机很----宁波江和婴童

岐道玄方加盟  http://www.lotusasiangrill.com/unai.shtml
合肥岐道玄方是一家从事健康产业的信息咨询、项目推广、技术培训、产品销售为一体的现代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独有温情在线阅读半道截杀

    段离笙僵硬着脸叹了口气,妥协道:“今日便算了,等它明早一走,就把雄黄和药粉撒到周围,可别再让它们进来了!”“是,小姐。”舒云点头,又拿出一个精致的香囊,“这是世子知晓您最近的状况,特意托人赶制的,里面放的全是防虫驱蛇的香料,戴在身上,应是不会再有毒虫敢来了。”“这几日辛苦你了。”段离笙收下香囊,默默

  • (家教)哦,委员长在线阅读第四节

    chapter44自从那天后,万泽和聂坞就没有再见过面。但是每当万泽想起聂坞知道自己就是前些天被传得沸沸扬扬的精神力s级的omega的时候的那个震惊又调笑的表情,就心悸的不行,感觉被什么豺狼虎豹盯上了似的。听说大洋彼岸的一只蝴蝶轻轻扇动翅膀,就能在另一边造成冲天的龙卷风。万泽皱眉但愿这次测试结果不是

  • 神豪从眼睛变异开始在线阅读第3章

    刘备处理好吴求的事,在平原逗留两日,便往齐国进发。齐国临淄乃是公孙瓒所置青州刺史部,现任刺史田楷为人谦和,不因为刘备是自己部下而有任何倨傲,反而对刘备视若上宾。刘备也知道只因自己同公孙瓒特殊的关系,田楷才看得起自己,还经常把自己拉去嘘枯吹生。刘备最喜的是同那些英雄豪杰豪谈快论,至于这些虚套客话自然不

  • 我的夫君是纨绔第3章在线阅读

    叶炎的运气不错,他早上没有吃东西,所以现在什么也吐不出来,只不过是一阵干呕而已,不然维持着这样被绑着的状态呕吐的话衣服绝对脏死了。“说吧,你是什么人?”一个身穿黑色的捕快服的女子走到了叶炎的面前,她就是刚刚把叶炎绑过来的女人,叶炎摇了摇头:“我不是犯人,放我下来。”“哼!打扮的如此古怪,即便你不是犯

  • 双心地球之杀戮盛宴(萌新求收藏)

    “呃。”轻微的痛呼。殇眼神一跳,转过头来看着这个浑身赤*,饶有几分姿色的胡丽。不过她的脸色有些发白。“嗯?”“你刚才也被腐尸抓伤了??”殇眼神变得不善,脸色发白冒虚汗,这是腐尸异化感染最初的征兆,紧接着那些病毒就会在血管里蔓延,让一根根血管暴起凸出。“没有!”“我没有让那些怪物伤到,半个伤口也没有。

  • 都市之变身女魔头在线阅读第4章

    ——“嘀哩嘀哩。”烦人的短信提示音不知疲倦地响着。可电话那头的人还在不厌其烦的继续着。在短信轰炸无果后,那人直接打起了电话。林午夏在心里默默数着,如果到了第十个,她就要起床把那人碎!尸!万!段!第十个电话铃响起。林午夏挣扎着从床上爬起,在黑暗中摸索着床头柜上的手机。在凌晨两点半被人叫醒是什么滋味?林

  • 都市之一击黑客第十章在线阅读

    在无尽的激动与期待中,傍晚终于来临。教母依旧一身玄衣,依旧美丽。但我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注视了她半晌,才反应过来:犄角上的黑布。太不自然了。我垂下眼睫,心里想着:也许晚宴过后,教母对人类改观了,相信世界上确实有很多善意的人类了,就不用再如此了吧?教母也没说什么,淡声道:“爱洛,走了。”“...

  • HD马尔福怀孕了然后他们结婚了在线阅读第6章

    -Chapter6-“说起来,颜专家好像很笃定大使会配合?”王继坤身形魁梧,浑身上下透着一个“凶”字,尤其是眉骨上方斜贯太阳穴的那道狰狞伤疤——那是在一次抓捕行动中留下的。从外表看来,他不怎么像刑警,反倒更像个悍匪,再配上乌沉沉的脸色,往那儿一站都能吓哭小朋友,审讯犯人时更是震慑力十足。迎着他审视的

  • 光明圣女在未来第十章在线阅读

    “致命的危险!?”星涛一愣,然后赶紧吓得退出了系统仔细注意周围。这一看,顿时让他吓了一大跳。静!寂静!明明是山林,但是周围却没有任何声音,别说鸟叫了,甚至就连虫鸣都没有。“该死的,我这巨坑的运气该不会又要应验了吧!!”感受到这般凝重的气氛,星涛也不禁流出了一滴冷汗,“山林里面竟然什么声音都没有,明显

  • [我是大哥|大]这个不|良有点甜在线阅读第七节

    李白的爸爸是厨师出身,打小李白玩的过家家就是真枪实弹,她爸专门给她打造了迷你灶台和小锅,手把手教学,可以说她还没小学毕业的时候,做菜的水准就可堪比新东方大厨毕业了。但李白不太喜欢做菜。大概是处于逆反心理,当所有人都觉得你应该去做这件事并深信你能做好的时候,你反而不想做了。李白正是如此。在家里,她几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