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这就是铁甲之机械大师之命不久矣(5)

作者:叫我百度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也一直觉得奇怪呢!”少女鬼立即说起了关于陆闻西身上死气的事情,“按理说,这么多死气,你早该死了,然而你还活得好好的。”

奇怪的点,居然在这?

“在你看来,我身上冒着的是死气?”陆闻西追问。

“对,其实就是活人身上的阳气,新生儿身上的阳气淡些,所以可以看到我们,稍微大一些,阳气够了,就看不到了。只有久病之人,或者是受伤了快死了的人,才会有你身上的这种死气。死气浓到一种程度之后,就直接归西了。”

“我前几天还好好的,这几天突然变的?”

“嗯,原本是紫金之气,这世界上我就没见过几个有紫金之气的,所以你行走的时候,那叫一个有派头,帅得我恨不得横在你面前求抱抱。不过突然之间,真的是突然之间,身上的紫金之气一下子转为了死气,前两天还挺少的,今天……”少女鬼指了指陆闻西的身体,“你都能看到我了,说明你身上现在的死气,快跟我们死人差不多了。”

原本陆闻西一直听到死气这个词,还被少年说了一句命不久矣,心里正疑惑到七上八下呢,现在则是“咯噔”一下,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如果他得了什么重大疾病还好,或者他突然被人袭击,或者有其他的,他或许会接受这个说法。但是他现在非常健康,身上一点毛病都没有,除了饮食方面节制,还真没有别的了。

真是因为控制体重的话,那应该是缺营养,而非要死啊!

“为什么会这样?”陆闻西疑惑。

“我也不知道,你这样的,我死了1年多,都第一次见。”少女鬼回答。

陆闻西揉了揉自己的眉头,努力让自己淡定下来。

如果一个人,突然得到了自己的死亡预言会怎样?反正陆闻西是莫名其妙的。

先是撞鬼,现在得知自己将死,陆闻西的脑子一下子成了浆糊,不过意识到时间马上要到了,陆闻西还是立即快速说了起来:“就算你已经死了我也得跟你说,你这样很不对劲你知道吗?我这个房子,很久都不来一次,我今天就差点再不回来,那你岂不是要在我这里被关很久?你怎么死了还追星,不能看看你父母?”

“看到他们因为我离开而伤心的样子,我也难受,所以不愿意回去,就找找别的乐子。”

陆闻西没体会过这种感觉,迟疑了一下,改为道歉:“抱歉,我错了,不过你一会还是得离开我家里。”

“那你能刷卡送我坐电梯下去吗?就算是鬼,下楼梯也挺累的。”

“你都是鬼了还在意这个?你看我洗澡的时候怎么不嫌累?”

少女鬼哑口无言。

迟疑了一会,少女鬼还是起身,朝门口走,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在门前忍不住说道:“老大,你别心烦,我觉得你比传闻中好多了。”

“传闻中我说脏话、脾气差、耍大牌、演技差是真的。”

“但其实挺可爱的,反正我喜欢你。”

“嗯,知道了。”陆闻西说着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示意了一下,“拜拜吧。”

“老大再见。”说完快步到了陆闻西身边,似乎想在陆闻西脸颊上亲一下,不过怕自己的身体碰到陆闻西,让陆闻西会难受,还是忍住并且退了回去,这才离开了陆闻西的房子。

陆闻西关上门之后,捏了捏自己的眉头,然后站在了少年身边,问他:“被贴上你的那种符,疼吗?”

少年扭头看向陆闻西,似乎还挺诧异的,他本以为陆闻西会更关心自己身上死气的事情,结果第一个问题,居然是关心这个。

“这个我无法作答。”

“为什么?”

“我没有死过,也没有被人贴过,没体验过,无法做真实的回答。”

“也是……不过估计挺难受吧……”陆闻西心里有点自责,对方毕竟是自己的粉丝,还保护过他,他居然让对方难受得满地打滚,心里不舒服了一阵子,那种情绪也表现在了脸上,被少年看到了眼里。

“你知道,我这一身死气的原因吗?”陆闻西抬起胳膊,似乎也想看看自己身上的死气,却什么也没看到。

少年的眼睛在陆闻西的胳膊上打了一个转,这才回答:“你有什么重大疾病吗?”

陆闻西仔细想了想,问:“痔疮算吗?”

“肛裂算。”

“那没有。”想了想,又赶紧强调,“别说出去。”

“什么?”

“就是……痔疮。”

“这个说出去,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吗?”

“我也不知道这种新闻能不能被媒体看中。”

两个人聊天的气氛尴尬了一瞬间。

陆闻西天生就是个GAY,从懂事起,他自己就意识到了,而且是个0号。

最开始他没恐慌,也没多在意,身处的圈子里,本来就是一群富二代,比较玩得开,所以还真有些***,还有双性恋,也没怎么歧视,接受度很高。他没公开过自己的喜好,也没谈过恋爱。

主要是他试着研究过这个圈子,发现真实的圈子,真的是遍地飘零,攻不应求,许多碰到了真爱,都是含着泪做攻,实在是……圈子里大家都是“姐妹”。

他不想进圈子,他怕一群0号排着队约自己,然后失望地发现,他也是个0号。

一个身高184厘米,虽然身材纤细修长,却也有胸肌、有腹肌、有肱二头肌,身材很好的0号……

一个有痔疮的……0号……

这也是陆闻西有着这种逆天的颜值,还单身至今的原因。

这个时候,少年抬起手来,把手搭在了陆闻西的手腕上,捏住了脉门。陆闻西被冰冷的手指碰触之后,下意识地想要收回手,却被捏住了,注意到少年似乎是在为自己把脉,这才安静下来,继续抬着手等待。

须臾,少年松开了陆闻西的手,到了陆闻西面前,凑近了,抬手捏了一下他的下眼皮。

少年在看他的眼睛,他却盯着少年的脸看。

距离这么近,他能够看到少年的皮肤的确细腻,都是自然的胶原蛋白,根本不是打针能打出来的效果。这种冷漠的表情,看起来很有型,他却好奇这张脸如果笑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会不会很帅?

或者很可爱?

“张嘴。”少年说道。

“要接吻吗?”陆闻西问他。

少年抬起眼睛,看了陆闻西一眼,似乎不觉得这个笑话有趣,也没有被调戏到,只是冷漠地看了他一会,回答:“看舌苔。”

“哦。”陆闻西应了一声,张开嘴,伸出舌头给少年看。

少年打量了一眼之后,示意了一下可以闭嘴了:“除了有点贫血,你身体没有什么问题。”

“道士还会医术?”

“小时家里长辈教过,而且我是中医药大学的学生。”少年回答。

小道士。

大学生。

陆闻西觉得这两个身份有点违和,却关心其他的事情:“你得是校草级别的吧?”

“不知道。”少年回答。

“你多少岁?”

“虚二十。”

“哦,周岁十九岁?”

“不,十八岁。”

“就是虚两岁的那种……你摩羯座吧?”

少年盯着陆闻西看,迟疑了一会,没接话。

陆闻西则是笑了起来,他吧,看到长得帅的男人就不太矜持,幸好面前这位成年了,不然他都有种负罪感。

“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少年说着,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个本子来,四处看了看,最后进入餐厅,把本子放在餐桌上,又从包里取出一只毛笔,以及一瓶墨汁,打开盖子后,看向陆闻西。

陆闻西很快说了自己的生辰八字,后面还补了一句:“我比你大五周岁,我是天蝎座的。”

少年没理,开始推演命理。

陆闻西没有打扰,只是看着少年执笔写着那些他看不懂的东西。

少年明明没有特别华丽的扮相,却在执笔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带着一股子儒雅的气质,有些人天生适合这种复古的感觉,少年可以算是其中的翘楚。陆闻西也是第一次觉得,一个人拿一根毛笔,写几个字,居然会这么吸引人的目光。

“一直没有问,你叫什么?”陆闻西问少年。

“许尘。”

“哦,蛮好听的。”不像陆闻西这个名字这样尴尬,“你算出什么了吗?”

“你这个人,虽注定命中没有子嗣,却也算是运势通达。能有紫金之气的人,在古时不是帝王将相,也是达官贵人。按理来说,你可以寿终正寝,不该英年早逝。”许尘放下笔,看向陆闻西。

听到“注定命中没有子嗣”,陆闻西的心就动摇了一下,不过还是保持着镇定。

“还有吗?”他问。

“你为人大气、不拘小节,却多疑且自作聪明。”许尘坦然地看着陆闻西,然后继续用那种冷冰冰的语气说道,“你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戏谑,跟昨天的眼神一样。”

陆闻西忍不住笑了起来,拉出来一个椅子,坐在了许尘对面,对许尘坦白自己的想法:“没错,我一直在怀疑,是不是你跟那个鬼魂组团来诈|骗我的?先是你把她带来,放进我的家里,然后尽可能弄出些动静,让我发现,你再来这边英雄救……帅哥,告诉我,我命不久矣,让我拿出大笔的钱给你,你再帮我化解。”

许尘听完,竟然毫无情绪波动,只是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陆闻西看着他的动作,也不说话,面上保持微笑,眼神里依旧带着戏虐,似乎是在看着一个小骗子,等待小骗子落荒而逃。

“在你死前,你会继续看到鬼怪,普通魂魄不会伤人,真的恶灵你也斗不过,所以,放轻松一些。”许尘收拾完东西,把自己的东西放回包里,这样叮嘱。

“你不为自己辩解吗?”

“毕竟在你看来,你的想法是对的,比你命不久矣这个消息更容易接受。”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为何会没有任何症状,就突然一身死气?”

许尘似乎有些犹豫,回头看向陆闻西,迟疑了一会才回答:“其实我懒得解释。”

“哈?!”

“跟不懂的人解释,总是要多费口舌,更何况你并不信任我。”

许尘还是有自己的个性的,并且有些清高,被人用这么嘲讽的眼神看着,作为一名血气方刚的少年,也会不舒服。不过许尘有自己的涵养,他不会发泄出来,只是想要离开,陆闻西却不依不饶。

陆闻西则是一直知道自己有钱,并且真的十分多疑,有人靠近他,跟他交好,他都要思量对方是不是别有所图。昨天还自作聪明地开了个直播,想要借着人气宣传新歌,真不知道如果邓萱涵没死,没有其他事情带走群众视线,后期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会,许尘才调整了一下姿势,面对陆闻西站定,耐着性子说了起来:“世界很大,有各种邪门歪道的法子,若是有人用你的生辰八字做法,想要盗取你身上的运势,也可以致使你成为现在这样。这样的话,你就可以看看在你运势下滑的时候,知道你生辰的人,谁突然运势大好。”

“盗取运势?”

“毕竟紫金之气是让不少人羡慕的,拥有紫金之气的人,运势通常很好。”

陆闻西突然想起他这几天的遭遇,真的是……一言难尽。

以前也有别人演技差被批评,但是像他这样被批评到这种程度的,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堪比一线明星爆出出轨丑闻。

“是这样?”陆闻西嘟囔了一句。

“还有,如果是对你有仇的人,或者对你家里有仇的人,也可以做手脚,比如取你一根头发就能做法,让你绝命。若是针对你的家族,就会让你的家族灭门。后者可以看看你的同辈兄弟姐妹,他们是不是也一身死气。若是绝门的法子,都是从晚辈先开始,你死亡之后,你的长辈也会遭殃,直至全族灭门。”

“我家三代单传。”

“那你就想一想,有谁那么恨你,愿意用损阴德的法子至你于死地。”

陆闻西忍不住自嘲地笑了起来:“讨厌我的人太多了,那些骂过我去死的粉丝真的挨个拎出来处死,说不定我国人口都得锐减十几万人。”

“你倒是挺有号召力。”这真不像一句夸奖。

“干我们这行的,不就是这样,被许多人关注着,有多少人讨厌你,就有多少人喜欢你。如果连讨厌你的人都没有,那真是扑街了。”

“哦,我解释完了。”许尘说完,扭头就走,也不再废话了,也不理会陆闻西的感慨。

陆闻西原本还挺从容,看到许尘要走,突然就又慌了神,立即叫了一句:“等一等。”

许尘没理,毕竟被这么侮辱过,一个有自尊的少年,愿意留下说那些话,已经不容易了。

陆闻西立即站起身来,追到了门口,伸手要握住许尘的手腕,还没碰到,就感觉到有一股飓风袭来,把他的手弹开了,他诧异地看着自己的手,然后看向许尘。

许尘也停下来,回头看向他,问:“还有事?”

“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陆闻西突然认怂,“我倒是无所谓,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看看我的父母?”

陆闻西的态度软了下来,本就有着祸害众生的相貌,这样可怜的祈求,当真让人心软。

“我明天有课。”许尘回答。

“那你给我留一个联系方式,你没课的时候我联系你。”

“你怎么有自信,能活那么多天?”

这句话,真是把陆闻西刺痛了,发现许尘的眼神,里面有些许不耐烦,还有的则是怜悯,好似在看着一件死物。

这种眼神太伤人了。

“要不你开个价,或者你有什么要求,我只要能做得到,都可以。”陆闻西开始试着谈条件,之前还那么清高,现在说话的时候,则是没有底气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真是自作聪明,这种可以通灵的人真的不能惹,就算他们真的是来骗钱的,但是你惹怒了他们,他们真的说不定会使出什么法子来,给这家人添堵。

更何况,刚才那么邪门的一幕,让他渐渐觉得,这个少年,是不是真的有些道行?

“我没有什么想要的。”许尘回答陆闻西。

“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五十万,你请个假,在我临死前,陪我去看看我的父母,可以吗?”陆闻西不放弃地问,都开始接受自己将死的这件事情了。

“不去。”

“那三百万?不能再多了。”

“不去。”

“操……那五百万行不行?”

许尘似乎很不喜欢这种讨价还价,扭头就要继续走,结果陆闻西急了,跟着许尘身后,一直追到了走廊里,嚷嚷着:“别走别走,两千万行不行?我死之前,你时不时来帮我把鬼赶走,顺便去看看我父母,我给你两千万!”

许尘离开的脚步顿了顿,然后停下来,回头看向陆闻西。

陆闻西立即提起一口气来,紧张得没敢咽下去,然后就听到许尘问他:“需要开发|票吗?”

延伸阅读

新林茶叶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s42n.shtml
河南新林茶业有限公司位于“各省市重点产茶县十强”、“各省市特色产茶县”河南省信阳市新

卡地亚珠宝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6aqu.shtml
随着珠宝王国的声名远播,卡地亚成为欧洲各国皇室的御用珠宝商并被誉为“珠宝商的皇帝,帝

艾玛特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y07g.shtml
艾玛特手机壳总部主要从事智能机配件销售并只出售!深圳市艾玛特商贸有限公司生产的配件包

beichi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g4v8.shtml
beichi儿童安全椅是天台县驰瑞汽车用品厂旗下产品,座落在中国的汽车用品生产基地—

TYS05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apql.shtml
TYS05车载手机支架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御萃坊养生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h8q.shtml
御萃坊养生产业集团是国内第一家以原生态养生产品的种植、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集团化

兰轩家纺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dl7q.shtml
江苏梦兰集团坐落于历史文化名城江苏省常熟市,主体产业床上用品从1972年8根绣花针起

心愿家纺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r83.shtml
心愿家纺(南通)有限公司,系苏格兰bestwish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独资企业,公司的

百利金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6k00.shtml
旗下设有三大品牌:“香港饰品,“香港立央行”主要经营宝石镶嵌及素金饰品,“缅甸翠王”

雅曼妮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dxst.shtml
雅曼妮饰品位于各省市小商品之都--浙江义乌国内外商贸城饰品街。羊年大吉!义乌兰邵郑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创世战神在线阅读第4章

    苏雪微等人从地摊集市出来就到了白玉城的大街,看着周围的繁华景象,苏雪微布景感慨道:“这还是仙人住的冷清之地吗?这明明都比人间的大城市还要繁华。”“当然了,白玉城可是五陆八荒的交界之地,商贸往来很繁华的好吧。”吴大壮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说‘五陆八荒’都是些什么啊?”苏雪微问。“这个世界分为三城、五

  • 大唐审死官之神级选择第10章在线阅读

    酒剑仙先几人一步越上飞剑离开,赵千河接着就拉赵灵儿去收拾东西,这回出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胡乱塞了几件衣服到包里,都是些长衫袍子和外观不一样的,赵千河站在房间四处看了一下,也没觉得还需要在拿些什么,房间里的都是日常用品,重要的都在他的包包里面。他掏出几卷细布把房子里的物品罩着防止落灰,才拍拍手

  • (剑三+倚天)喵萝酷炫狂霸拽第十章在线阅读

    李云决正想说话,这时门又开了,进来的却是闻迅而来的秦氏,看到母亲脸色焦急的走了进来,他微呼两口气,缓缓的坐了起来。秦氏看到李云决这般模样,脸色变得更加担忧了,她疾步走到床塌前连忙扶着其躺了下来,转过头来急切的向李暮问道“老爷,决儿他怎么了。”李暮闻言回答道“你不必担心,决儿无大碍,调养几天便可康复了

  • 女魔头今天一统江湖了吗在线阅读第5章

    自然,夏晨不会相信他的鬼话,现在龙血石还没有到手,只能先行继续与其虚与委蛇。林豹见夏晨这么上道,虽然略有意外,但马上就释然了,正如其父亲所说,夏晨现在的目的就是一心保命,估计不会在做什么傻事了!不过,林豹到现在还是有些不明白父亲为何会答应夏晨这过分的要求,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其父亲了解一下。之后,林豹

  • 异界之染指江山在线阅读第十节

    古青辰回到屋内,梳理着他脑海里的信息。原来,刚刚古青辰并不是在做梦。而是那八荒一族神秘的功法在给古青辰传递功法口诀。“八荒古神决”古青辰口中念道。原来这功法叫做八荒古神决!不错,现在可以突破练气期了。古青辰欣喜地想到。古青辰从王一送给古青辰的纳物袋中掏出12颗下品灵石,放在身旁。这12颗灵石可是古青

  • 剑神大世界在线阅读第七章

    “菲菲姐,我洗好了,你下来吧。”就在菲菲观察正在假寐的凌天时,雨燕洗好身子,对菲菲叫到丝毫不觉的这样可能会吵醒上面睡觉的人,也丝毫不知道自己差点就被凌天看光了。“好,这就来,”菲菲向雨燕回来一句,随后看向凌天,“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下去,人多也热闹一点。”“随便,”凌天睁开双眼看来一眼眼前的少女,见她不

  • 我是要成为球王的男人[足球]在线阅读第十节

    杨羡熺吃了药,一路昏昏沉沉,到了录制地点,胖虎心疼的叫醒他。他晃晃脑袋,强行将自己唤醒,努力调整出最好的状态。胖虎要去和几个工作人员沟通细节,杨羡熺便自己去往休息室。朱青久和黄子恒已经先到了,两人正在做造型,杨羡熺礼貌地打了招呼,便坐到自己位置上。休息室里并没有摄像头,节目组让四个明星队长在录制前聚

  • 保养魔角的101种方法第9章在线阅读

    麦克看到的瞬间心脏都要停止了,回过神来就发现那人不是许蕴书。首先许蕴书穿的是白色的衬衫,而地上那个男人……麦克走近了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的脸,这是一个平凡无奇的男人,穿着蓝色的工装,血流了一地,眼看是活不成了,他的致命伤口在脖子处,那里插着一块锋利的瓷片,几乎将脖子一整个贯穿。麦克觉得那瓷片有些

  • 战萝军神原初之种

    为了快速定位变异植物的位置,罗维找了一栋附近最高的教学楼。借助【猎杀者钩爪】,他很快就爬上了楼顶。有一点罗维从昨天刚到大学城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那就是丧尸的数量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多。如果是因为变异植物的关系,就说得通了。成熟变异果实的诱人香气能吸引丧尸,丧尸得到果实中的能量进化,变异植物也依靠这种方式

  • 仙武之天涯明月屋中有个洞

    风刀门建于山谷之中。三进门。四合院。作为一个居家的宅子,并不小。可作为一个门派,实在是毫无气势可言。江湖上,恐怕很难再找到比风刀门更像家宅的门派建筑了。也很难再找到,如此之小的门派建筑。门小。院也小。就连大门之上写着风刀门三个字的牌匾,都小得像一幅对联的横批。附近镇上富贾商人的宅子中,比它大的,绝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