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主鬼灭之刃]九原之柊之三更儿女情(5)

作者:北噪鸦 来源:晋江文学城

谢三郎闷在屋里,拿着一本书,里面写的是个书生遇到一只艳鬼,既替他暖床做饭,又替他招了公主,最后还自知身份下贱,自请离去的故事。

他翻了第一页便直皱眉,捏着书卷向木姜说道:“真不知是哪个穷秀才写的书,果真异想天开的紧,看的人只恶心。”

刚过午饭,谢三郎只说他胃口不好,却吃了一大碗臊子面,又吃了一张饼,木姜怕他嘴里干,替他烧了苦荞茶,听到他这样说,木姜觉得也稀奇,世上的男儿哪个不是左拥右爱,身边缠着莺莺燕燕,偏偏说出去得了便宜还卖乖,谢三郎端了木姜递的茶,咂了一口,说:“哪有这么容易的买卖,要是我写这书,便要剜了那书生的心肝子吃,看他还敢不敢。”

这话都说的怪了,买这书的人多是男人,男人看这样的书只觉得浑身神清气爽,哪会代入女人?

木姜笑道:“三爷说笑了,要是这样写了,谁还会买?”

谢三郎道:“也是,唉,想看看这书也不容易,都是假的,唬人看的。”说罢,把书一扔,靠在躺椅上,慢慢的摇着,一双丹凤眼望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三爷要是觉得假,就去看史书,那个就是真的。”

谢三郎嘿嘿两声,抬着手指头点点木姜的脑袋:“这你就不知道了,世上最假的书便是史书了,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这皇帝不管是谁,都会做些好事,做些坏事,若是正统继位,那史书便只敢写先帝的好话,若是被人谋朝篡位,别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都给他翻出来,便是他的样貌也给他改成个夜叉来。”说罢,招了木姜,在她耳边道:“可别说出去,我年幼时瞧过先帝一眼,那样英俊潇洒的人物,偏偏被史书记成个大饼脸,蒜头鼻。”

木姜听了,一愣,强笑道:“那果真是。”

“还有啊,宫中秘闻说先帝是得花柳病死了的,怎么可能,多半是被人害死了,还不落个好名声。”

木姜蹲在躺椅边,低垂着眼,撑着脑袋:“谁知道呢!史书真真假假,谁分的清?”

“那不一定,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总有名仕将一切记在本子上,等过了个几百年改朝换代,谁又能说的清是正史的真,还是野史的真?”

说罢,摸摸自己的下巴,只觉得自己聪明极了。

木姜抬头,看着谢三郎,问道:“三爷还见过先皇?”

谢三郎讪讪一笑,摆手:“哎呀,上不了台面,是那日七夕先帝和先皇后带着百官去往万福寺祈福,我远远望了一眼罢了。”

木姜心想,那都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是你在哪?十一岁的年纪哪能待在百香楼?楼里的男子都是满了十四才收进来的。但她没问,十年间的事变化多的很,长安城里的人哪个背后没点儿故事?谁不是收敛心情谋个生活的?

谢三郎一手垫在脑后,一手拿着扇子,慢慢的扇风,不多一会儿便睡着了。

木姜见了,拿了件外衫披在他身上,便坐在窗边撑着脑袋。

窗外,晴空万里,芭蕉的花谢了,结了几爪绿油油的小果,蝴蝶蹁跹,单调机械的挥动自己的翅膀,不一会儿,眼睛也像蒙了层雾,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是夜,木姜先替谢三郎整理了被窝,才将自己的铺落整理好了,谢三郎穿着雪白的中衣,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根天空蓝琉璃簪子,在烛光的投影下,潋滟夺目,他举着它,问:“好看么?”

木姜点头。

他像拿了个宝贝似得,捂在怀里,“这可是我求西域的一位商人带的,这么美的簪子戴在西西的头上,一定标志。”

木姜自从跟在谢三郎身边服侍后,也多多少少将他们二人的事儿摸了个彻底。谢三郎是家里获罪落入风尘,而他口里的那个西西姑娘则是哪个官家女儿走失后卖到百香楼来的。大概是某天二人金风玉露一相逢,同门中人惺惺相惜,一去二来便郎生情,妾生意。

只可以谢三郎明面上是马夫人包着的,要是知道他胳膊肘往外拐,可不扇死他两!于是才怕她说出去,将她箍在跟前。

西西是百香楼姑娘中的头牌,长得好,条又顺,不知多少文人英雄拜倒在她石榴裙下,连谢三郎这个小倌也不例外。

正沉浸在甜美的梦中,门外小厮扯着嗓子喊:“三爷,马夫人来了。”

木姜将自己的被窝收好了,就要出去,却看见谢三郎左搁右放,不知道将簪子放哪好。

见木姜要出去,忙将它塞在她手里,推她出去:“跟马夫人说,我准备准备,马上就来。”

“还需要准备什么?”爽朗又不失威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门一开,木姜和三郎立在那,一个塞着簪子握住另一个的手,另一个摇头说怕被看见。

刘夫人一进门便看到的这番景象:郎有意,妾好似无情。

她嘶了一声,指着木姜,“这不是那个口齿伶俐的丫头么?”又转过头对谢三郎道:“怎么,你们还有一腿?”

谢三郎跳开,一蹦三尺远,扭捏道:“哪有!”

刘夫人见木姜手里拿着根簪子,道:“我说你怎么会有事去求英格尔,原来这琉璃簪子你是准备送给这个丫头的?”

“哪有?”谢三郎闭眼就要瞎扯,但猛地想到这么新鲜的小玩意儿,年轻女子带带也就罢了,给刘夫人这个半老徐娘戴,这不是笑话吗?

他嗯了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刘夫人只当自己捉奸成双,当下黑了脸,点着谢三郎的头道:“捧了你几天,忘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你什么时候去看看下等小倌过得生活,我给你吃给你穿,你竟敢在背后给我穿小鞋,是活腻的还是怎的了?”

谢三郎被她戳的像个软骨头一样,他贴过去,求道:“哪敢啊,小的哪敢做这些事?”

刘夫人顺着给了他一巴掌,冷笑:“不敢,我瞧你胆子大得很!”

谢三郎捂着脸,跪到地上,磕的砰砰响,“夫人饶命,小的真的不敢。”

在这么下去,这事怕是没了了。

木姜跪在地上,将琉璃簪子捧上去,说:“夫人息怒,簪子是奴让三爷带给我的。”

刘夫人顺眼望去,从鼻腔里传出气儿:“你是个什么东西?”

“回夫人的话,奴不是东西,奴连东西都不如。”

谢三郎跪在地上,脊背一僵,但听到她继续说道:“奴上次逗三爷开心,求他给奴带根琉璃簪子来,三爷推辞不过就应了,今日三爷拿了簪子,我又嫌太贵,不敢收,所以三爷将它塞给我。”

刘夫人蹲在地上,望着眼前乌压压的头顶,挑起她的脸,细细的看了会儿:“也就是说,是你自甘下贱,拖三爷下水的?”

“是。”

刘夫人丢开手里的脸,嫌脏一样,说道:“反正这么不要脸了,那便去百香楼的门前跪着吧,好好享受一下这来之不易的风采。”

“是。”

木姜起身,弯着腰出去了。

谢三郎猛地抬起脑袋,目光紧紧锁着木姜的背影,心里像蒙了团猪油,捂得难受。刘夫人捏着他的下巴,道:“怎么,心疼了?”

谢三郎接力站起,挨在她脖颈边,木着眼睛说:“哪能啊,那种人最讨厌了。”他又说了一遍,像说给自己听得,“真的最讨厌了。”

长安街上灯火辉煌,百香楼的牌匾下点着荷花灯,在香楼喝醉了花酒的香客走路蹒跚,兀的一磕,骂道:“谁啊,在这挡路。”

木姜笔直的跪在那,一话不说,那人借着满身的酒味儿贴上去,摸她的小脸:“哟,这百香楼的姑娘我哪个不知道,怎么这么俏的还第一次见啊,这犯了什么错要跪在这儿,不若这样跟爷走吧,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木姜手疾眼快的握住那只咸猪手:“官爷得罪,奴就是个倒夜香的,身上里里外外都浸了黄金,奴怕脏了爷。”

那人眼睛珠子滴溜溜直转,向她胸前探去:“那我还真的看看!”

二楼,穿白衣带玉冠的男子坐在床边喝酒,与百香楼的热闹不同,里面没有丝竹乱耳,靡靡之音,竹青色的男子握住他的酒杯,他偏头一看,索性将杯子松开了。

“不去管管?”

白衣男子依旧将目光投在门外,只见穿着褐色粗衣的少女被那肥胖的酒客扯得脖子红彤彤的,身边人指指点点,埋头嬉笑,却没有一个人帮她。

“有什么好管的,她自己乐意,若不吃点儿苦,等你把她拉回来了,指不定多恨你呢!”白衣男子轻笑道,将窗扇阖上了。

“心可真够狠的。”

等谢三郎出门一看,便见木姜肿着脸,咬着那胖子一动不动,谢三郎大骇,左顾右盼,抄了根扫把就去打:“个死流氓,快不放开我家木姜。”

那胖子被扇的清醒了点儿,可嘴里胡话仍是满篇:“什么你家他家的,只要是百香楼的,还不是我们大家的!”

谢三郎涨的脸红脖子粗,像只老母鸡一样护在木姜身前,挡住众人的嬉笑,“给我看清楚了,她是百香楼的长工,犯了错来罚跪,可不是什么贱籍,要是你胆敢做出什么事儿,瞧官府不抽你一层老皮!”

这话一说,胖子的酒便醒了七七八八,强抢良家女子,罪大当诛,这可是当朝的皇帝亲自颁的旨,可事情糊弄成这样了,他只能装疯道:“哈,我喝醉了,翠花呢,我明明拉的是翠花!”

在众人的哄笑中,谢三郎脱了外衫披在木姜*露的肌肤上,扶着她去后院。

“都是我不好!”他低着头,道歉。

木姜的脸被胖子打的有些肿,说话也有些不利索,“三爷,怎么错了,是奴自己的命,怪不得三爷。”说罢,轻轻挣脱谢三郎的胳膊。

谢三郎磨蹭的跟在身后,纠结的攥着自己的袖子边,他想上前去安慰她,又怕她说这是自己的命,和他没什么关系,不上前去,又实在担心的紧。

等回到小官楼,楼里灯火通明,微风送来荷叶的清香,木姜蹲在池塘边,捧了水冰着脸,问:“刘夫人呢?”

“走了,她说她只是吓吓你,哪想的你真去了。”

三郎拿出手里的帕子,在水里润了拧干,捂在木姜的脸上,宽而凉的手挨在她的肌肤上,她一愣,将帕子接了过来,隔开谢三郎的手。

空中的手楞在那,他停了会儿,才收回来,低低的说:“对不起,也,谢谢你。”

木姜叹气,认命的望着星空,“你要是真的谢我,就把你想一出做一出的性子改改吧。”

“……好,我尽力。”他的声音闷闷的,却难得真诚。

延伸阅读

木叶之舞器大师我想成为英雄  http://www.68eh.cn/afg0.shtml
“可恶啊,你这家伙……你瞧不起我吗?连刀都没有拔!”相泽消太死死地盯着插在蓝染腰间的

小女子求爱记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68eh.cn/x07t.shtml
秦飞亚走出公司,一股热浪迎面扑来,浑身立刻有了汗意。他眯着眼看了看越发毒辣的阳光,提

哈利波特之天欲魔典在线阅读第三章 戒严  http://www.68eh.cn/ppef.shtml
刚到巳时不久,林声却开始在想他中午吃什么,今日的课并不是范夫子讲,好生无趣。一碗春麦

[综英美]我会治疗术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68eh.cn/xjxt.shtml
3791年,银河系,彭兰特星,切尔彻西学院。下午2点17分。作为全星系最好的综合性学

寂寞寒神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68eh.cn/sivt.shtml
逃!逃的越快越好!这是安嘉内心唯一的想法。此时此刻,磅礴大雨,震耳惊雷,天台上被逆向

女主她又死了在线阅读试训【新书首发求支持!】  http://www.68eh.cn/nro7.shtml
当洛瞳走进来的时候。几个队员都是愣住了。‘这么好看的小姐姐,你哪位?’等等!经理刚刚

狼烟三国他的斗魂是这靓妞?  http://www.68eh.cn/s785.shtml
苏锋环顾四周,只见大片大片的新人,从柳洞寺周围蜂拥而来!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数量极其恐

影帝今天也在努力备考公务员[穿书]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68eh.cn/6vqs.shtml
人间通往冥界的入口,盛开着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红的诡异,红的妖冶,红的醉人心弦,仿佛

水仙自救系统(快穿)之我就是修罗魔王叶新 【求收藏】  http://www.68eh.cn/duw2.shtml
玉帝和如来两位天尊听到此话,心有疑虑。一佛一仙纷纷看向对方,见对方没有动手,于是都在

第八封情书之第八章(8)  http://www.68eh.cn/uk8o.shtml
沈千易第一个反应过来,走过来站在易初的脑袋旁,看着地上四仰八叉躺着的女人,真是……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山里人家之巧手农妻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困境。沈君止离开京城的那一天,正在泡药浴的球球一个激灵。打了一个小小的呵欠,她的耳边传来了一阵关机声。低头一看,自己脖颈上挂着的通灵宝玉散发出一阵柔光,只是一瞬间,那阵柔光便又消失不见了。球球肥白的小手攥住了自己脖颈的玉石,只觉那块宝玉有了丝丝缕缕的凉意,不复平日的入手温暖。刚想要将通灵宝玉

  • 火影:红发不死族吴大狠人

    早知道不看吴大狠人的笑话了,想当初那个光明磊落宽容的吴哥上哪去了?这一切归根到底还是老一辈造的孽,不然吴大狠人也不会沦落到靠吸取污秽之物的阴气修行。“你在想什么?”吴岩猛然停下脚步,扭头对身后看起来无精打采的于小飞道:“是不是我刚刚下手太重了?”“没,没有!怎么会下手重了,吴哥你打我可是为我好。”一

  • 我的少年之及时出现(10)

    浸在冷水里的元樱屏息听着院子传来的声音,元袅此趟是专门过来看元樱笑话的,她步伐缓慢,慢悠悠走到院中,无端生出欣赏景致的心情来。无人打理的怀壁院大有荒凉之意,今日拔除了枯草,黑釉的泥土里连粒野草的种子都没瞧见。十六年前,怀壁院是元府景致最别致的一处院子,常日里簇拥着五六个穿着不凡的丫鬟,院子也是最亮堂

  • 表情包符咒风靡修真界[穿书]在线阅读虎侍尊者

    宁射真寻声看去,只见那是一个中等身材却健硕如山的大汉,满面胡须如乾,与黑发一般梳理的整齐光滑。全身华贵的锦袍,腰间却是一张五彩斑澜的虎皮,看上去勇猛富丽,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场上这虎口逃生的好戏。令人吃惊的是,他身旁还有两只颇小的老虎,正懒散的盯着场上!宁射真心中一阵阵失望,今天是断然逃不出虎口了,听那

  • 兄控与妹控的敌对日常在线阅读相逢意气为君饮

    “你很缺钱?”童旻疑惑道。“没有。五一假期快来了,想找个节假日的临时工作而已。”林桤的说谎技术越发炉火纯青。没想到童旻眼睛一亮说:“我这儿刚好有个活儿缺人,就五一假期工作,你的老本行!你要考虑一下吗?”林桤以为自己误打误撞要加入童旻的计算机团队了,难得改了万年不动的冷脸,热切道:“可以,无论什么工作

  • 抢了妹妹的后位第一章在线阅读

    青城大约是在十多年前崛起,从当年那破旧城池,变成如今这繁华模样,这大多要归功于一个人,他名叫郭尚。郭尚十五年前追随武林第一人楚子儒,在那场灾难过后,他来到青城,在此处安家成为青城城主。青城如今与其他城池不同,街上道士异常多。在十五年前那场灾难使道教被灭后,在街上看到道士的确是件稀罕事,更何况是敢打着

  • 破产后被首富当众求婚了[穿书]在线阅读第十章

    童北辰到底还是把秋晚林从茶花坛边哄开了。他死死黏在秋晚林的背上,像是好容易和母亲团圆的迷路的孩童,无论秋晚林怎样把话来刺他都不愿松手。童北辰在*。*他宣誓效忠的民主党的正义与良心。民主党是果决的,但不至于杀无辜的孩子,杀死还是党员的他。他想起来公园的中央,离苏沪旅店隔了半里路,又拐了不下三个弯的地方

  • 皇后是个小财迷在线阅读第6章

    上午11点,一架专机自y国大使馆出发,直飞国内。顾羽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一顶黑色鸭舌帽有些挡住眼睛,tui上摆着一台电脑。修长手指在键盘上舞动,他入狱的档案全部消失一空。当然,还改动了他几个下属的档案,也是在逃人员中的一小部分。他们暂时还无法联系,不过不代表以后用不到。之后,他又翻阅了一些关于天涯游子

  • 我在水浒做大王在线阅读第七节

    “和人会被开除吗?”在回樱花园的路上,千叶突然问道。“不会,学校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怪罪我,毕竟是她们有错在先。”“和人……”“嗯?”“我饿了。”“咦?”“中午没吃饭……”“哦……”我这才想起来那三个女生把千叶的午饭踩烂了。“想吃什么!今天我请客,补偿你一下。”我拿出钱包,里面还有大概一万日元的现金。

  • 玄幻之反派开挂了诗和远方

    强烈的探照灯照耀的周波有些睁不开眼睛!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最主要的而是这个平涛警官问的话。李昂?从刚才监控里看到的那张面孔。周波摇摇头:“警官,我不认识李昂。”“就是刚才你在家监控里看到的人。”平涛坐下来,表情严肃。“我知道警官你说的会什么,可是我真的不认识这个人。”周波苦笑。“他们把你抓走了,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