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食戟之灵】独眼的光子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谈恋爱是不可能的 来源:晋江文学城

周萄快速拍拍脸颊,回到房间。

坐在床上,周萄脑海中不断的重复祁容暄的那句口误,她哀叹道:“周萄啊周萄,不要去想。根本就没什么,干嘛那么在意。白姐回来你就不用去他房间,没机会见面的。没事,没事。”

虽然如此安慰自己,可周萄的脸,还是红扑扑的。

为了转移注意力,周萄在保姆房里来回踱步。

她注意到被她放在角落的玫瑰花,那是昨天早上冒雨接收的花朵,是一个叫傅淼的女生送给祁容暄的。而现在,竟然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

周萄不禁感慨,世事无常,傅淼要是知道自己送的花在这个阴暗的角落,不知会作何感受。

虽然花看上去仍然娇艳欲滴,但周萄决定将她拿给孙正处理。或许和这笔意外之财没缘分吧,她打消了拿出去转卖的想法。

抱着花走到客厅时,正巧碰到孙正,周萄走过去,说道:“孙叔叔,这花我就不留着了,你拿去处理吧。”

孙正关心道:“好些了吗,小周?如果不行,你就得跟我去医院了。”

听到关心的话语,周萄心里暖暖的。她特意扭扭脖子,笑着说:“我没事啦,谢谢你的关心孙叔叔。”

见她生龙活虎,孙正说道:“年轻就是好,我当年生病也能自己扛过去。不过现在可不行了,没办法,不能不服老。”

周萄点点头,她说起找孙正的正事:“孙叔叔,这花你拿去吧。”

孙正接过花,说道:“那我拿出去看看吧。”他想到什么,问:“小周,昨天加上今天,应该有两束,还有吗?”

周萄想起此事。

因为她睡过头,起来之后又忙着上楼做卫生,忘了收花这件事。

她如实回答:“孙叔叔,我不知道。我起得太晚,或许是被人收走了吧。”

孙正很肯定地说:“这是会芝的花,她不在自然是你。就算有人拿了也该给你,估计是忘了吧。”

周萄也这么认为。

孙正叹息道:“这么漂亮的花,却没人欣赏。”

——

晚上,何慕诚到休息室打招呼,让大家没事别去二楼。

绣十字绣的葛翠菊十分肯定地说:“小何,你说出来也没什么,我知道为什么不能上二楼。”

见她这么神秘,周萄凑过去,问道:“为什么不能上楼?”

葛翠菊放下手里的活,抬起头,说道:“昨天吃晚饭时,那小子上楼之后,我听到祁总和祁太太说是要刺激他,还买什么影像来看。那还能是什么,自然是黄.片咯。心理这套走不通,生理总是诚实的吧。”

啊?

周萄真后悔自己追问这个话题。

何慕诚黑着脸说:“小周还在这里呢,小姑娘什么都不懂。”

这么说,周萄更是尴尬的低下头。其实,她并不是不懂,而是懂一些。毕竟,寝室里的金沛沛从来不会吝啬表达她对性的看法。有时甚至毫无顾忌的看片子,杨冰雪会拉着周萄一起偷看。

所以,她并没那么单纯。

话题没再继续,而周萄却有无数疑问,祁总夫妇真的给儿子准备影碟吗?

难道作为男生的祁容暄长这么大没看过?

她都看过了啊!

——

第二天早上,周萄去整理祁容暄房间。

敲门之后没得到回复,她只得先清洁外面的区域。等她弄完之后,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

祁容暄操控轮椅到周萄面前,吩咐道:“进去吧。”

周萄嗯了一声,走进房间。而祁容暄,则跟在她身后。

想到昨天在保姆房门前的口误,周萄脸颊就有骤然升起的热烫。他怎么会把床上说成上床呢!

上床?

周萄猛然想起昨晚何慕诚吩咐的事,没事别去二楼。按照葛翠菊所说,祁总夫妇给祁容暄准备了片子,那他之所以这么晚开门,难道是因为在……

周萄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把跟在她身后的祁容暄吓了一跳。

这人,走着走着突然惊叫一声,能不吓人吗。

周萄赶紧捂住嘴巴,平时也没发觉自己联想力这么丰富啊!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想动想西。

祁容暄没说话,那她也不敢怠慢,整理思绪后投入工作。

周萄开始整理床铺,她按照白会芝要求的那样将被子平铺在床上。又拉开窗帘,在阳台上取下仙人球,用毛巾擦着小小的盆栽盒子。

周萄盯着仙人球看,发觉有些不对。她没怎么在意,但发现这个仙人球好像是塑料做的。不对,她立即打断这个奇怪的想法,这怎么可能,祁容暄不至于买个塑料的回来养着吧。

周萄又将床头柜和其他地方都擦拭一遍,当然,抽屉不能动这点她还牢记着。

祁容暄就在旁边,一动不动。周萄连视线都不敢往别处瞧一眼,只得安安静静得埋头做事。

擦拭电视柜的时候,周萄见上面放着一张名为《股市前景及行情分析》的CD。她之前没看到过,莫非这就是穿了漂亮外套的特殊东西?

忽然,祁容暄黑着脸把她手里的东西夺了过去,训道:“我来!”

周萄更肯定这就是了,她继续工作,直到完成今天的任务。其实每天都打扫的地方根本就花不了多少时间和精力。

祁容暄把《股市前景及行情分析》放进了床头柜的抽屉,对周萄说:“白会芝交代过没有?这个抽屉不能碰?”

周萄点头道:“交代过,我知道。”

祁容暄这才放心,他见房间收拾干净,说道:“好了,你下去吧。”

周萄领命的下楼。

——

原以为日子会恢复平静,可哪知到晚上时,他又发脾气了。

周萄被叫到楼上收拾残局。

只听何慕诚在一旁劝说面色难看不断揉着额头的祁容暄:“这件事祁总已经决定,都是你那些几年不见的高中同学。他没征求你的意见的确不妥,但明天同学就会来聚会,恐怕我们也不好让别人回去吧。”

祁容暄咆哮道:“我讨厌他不先问我就为我安排!他无非就是为我好,但他有没有设身处地的想过,我要不要他给的好!”

他气呼呼的盯着何慕诚,吼道:“影碟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换个我感兴趣的名字我就会看吗?全都拿走!”

影碟的事祁容暄知道是早晚的事,何慕诚有心理准备。

他说:“ 你别生气,我知道祁总和容总用错方法。还是希望你能体谅他们。”

说完,何慕诚便朝外走去。

周萄收拾完,准备跟上他的身影一起离开。瞥见祁容暄拉着脸,气愤难当的样子。

她从两人的对话中听出缘由,祁总没经过儿子同一约了祁容暄以前的高中同学到家里做客。虽然来的时间不短,但周萄知道祁容暄不仅自己不爱出门,也不喜欢家里来外人。

而现在祁总先斩后奏,怪不得他会不高兴。

可这些不是她该关心的事,周萄也只能心里琢磨,她收拾完残局后往外走,却被祁容暄叫住:“去**室!”

周萄咬牙,他的声音不容置否,在她听来,像魔鬼的召唤一样,令她不寒而栗。

但是没办法,周萄不得不去**室。

如今的天气本就天黑得早,加上**室的窗帘全都被拉上,开门的一瞬间,周萄什么都看不见。

她将主控灯打开,偌大的**室才有了亮光。

祁容暄先进去,他盯着墙上的飞镖盘,昂起脑袋,对周萄说:“你来试试。”

周萄犹犹豫豫地走过去,一颗心七.上.八.下。从祁容暄眉头深锁神情冷漠的样子来看,他对于父亲请朋友到家里来聚会的事很生气。

可现在,她是他的出气筒。

祁容暄将磁性飞镖递给周萄,见她不情愿的表情,说道:“玩一下而已,没让你一定要正中靶心。”

周萄身不由已,硬着头皮接过他给的飞镖。可她提心吊胆,怕自己表现得不够好,反而让本就有一股怨气的祁容暄更加恼怒。

接过飞镖的周萄呆愣的站着,手里的飞镖被她转来转去。

忽然,祁容暄抓住她的手,周萄慌乱的看过去时,对上的是他一本正经的一张脸:“你离得太近了,远一点。”

他操控轮椅倒退,拉着周萄离挂在墙面的飞镖盘远了些。

周萄的手,只是被他带了一点力量的牵着。

她松开手,心脏狂跳不已。

倒是祁容暄镇定许多,他见周萄迟迟不肯开始,催促道:“准备好了吗?”

啊?

周萄还沉浸在被他突然牵手的情景中,听到话时,她不得不回答:“准备好了。”

好吧,其实根本就没准备好。

但现在没办法,被赶鸭子上架,心神不宁的周萄只得鼓足勇气希望自己能表现好一点。

看着她迫不得已的表情,祁容暄歪着脑袋,想看看周萄会有怎样的成绩。

周萄站定,几次深呼吸后,挥动手臂,飞镖落在飞镖盘边缘,差一点就掉下去。她尴尬的看向祁容暄,嗫嚅道:“我很差……”

她不好意思地站在边上,甚至往后退了退,不敢离“战场”太近。

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祁容暄紧绷的表情有所松懈,他含笑道:“没那么夸张,你是来陪我的,不是来赢我。”

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周萄不服气地问:“你觉得我很笨吗,赢不了你?”

祁容暄来了兴致,挑眉道:“你可以试试。”

延伸阅读

更天记不死  http://www.bdsyhj.cn/gk29.shtml
我来不及想太多,但我知道自己要死了,但下一刻,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我面前。是李克。李

神之祈之第五章(5)  http://www.bdsyhj.cn/p1e9.shtml
康雪妍离开时,沈馨跟她说了晚上见,康雪妍也回了她晚上见。但事实上直到晚上九点,康雪妍

非正常NPC之天机台  http://www.bdsyhj.cn/d68z.shtml
“陆风,快醒醒,快醒醒。”我听到耳边有人叫我,我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到一张女人的脸

洛洛历险记之变形金刚系统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bdsyhj.cn/gf46.shtml
季游看着苏慕叶有些意外,没想到*坊里还有这么个清丽的姑娘,“现在是我打理,怎么?”苏

玄幻世界的宠物小精灵打丧尸如同儿子,爬行者就是爷爷(求收藏)  http://www.bdsyhj.cn/dkl0.shtml
见周围的丧尸越围越多,张浩依旧保持着一副从容不迫的笑容,不停用沙漠之鹰挨个将靠近他的

魔瞳奇遇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bdsyhj.cn/dkix.shtml
声音里,充满了一种令人不容置疑的气势。这不是商量,也不是请求!而是……命令!“奴……

听说太太有个白月光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bdsyhj.cn/ppb6.shtml
其中一高个子狗腿子,尴尬的把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倒是没添油加醋。这种众目睽睽之下

桃花醋之第七章(7)  http://www.bdsyhj.cn/yso2.shtml
剧烈的震动令拂樱回到现实,睁开眼睛。他也不知自己漂泊了多久,总归庆幸自己最终到达了。

徐贤妃唐宫日常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bdsyhj.cn/n4uu.shtml
“我刚刚跟总部通了电话,我们能给出的条件是年薪千万,签约金五百万,月直播一百小时,每

开局邂逅江达琳第十章 铜钹山坑人之行  http://www.bdsyhj.cn/sgd8.shtml
下了车,二人来到一座山前,这山不算高,但也是一座连着一座,山上的树木茂密无比。“这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侯门骄妃第五章在线阅读

    张东阳领着老爸张国庆来到银行胡同。张国庆略显差异问道:“不是说女人街吗?怎么来银行胡同了?”张东阳微笑着对老爸张国庆说道:“女人街已经是小吃一条街了,这边还没有摆摊买炸串和小吃的并且人比女人街要多。”正说着张东阳刚要热油就有顾客上门:“老板来五个鸡翅,五个羊肉串,再来个鸡脖。”张东阳:“好嘞,稍等几

  • 主角令人退避三舍在线阅读第1章

    秋末冬初,凉风透骨。九州之地,艮州一处峡谷内。尸骸遍野,血流成河。积怨满于山川,号哭动于天地。有一青年,白袍银铠,红光罩体。见他手提长枪,单枪匹马于万军围困中不断突杀。身形所经之地,枪头所掠之处。凤火冲天,万物皆焚。此时,峡谷高处,另有数千人分队而立。一眼望去。盔甲鲜明,衣袍灿烂。戈矛曜日,人马腾空

  • 顾先生的追妻路第2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西湖细雨春云吹散湘帘雨,絮黏蝴蝶飞还住。人在玉楼中,楼高四面风。柳烟丝一把,暝色笼鸳瓦。休近小阑干,夕阳无限山。春天的杭州,最能引起人们遐想的,恐怕就是那比雾水大不了多少的朦胧细雨了吧。以及那在这温和的雨季,撑着油伞,在细雨中漫步于西湖边上的妙年女子。而此时,正是那,一年的最好时节——春天。此

  • 惑世医妃太嚣张第七章

    对于暗帝德雷来说,也许只有一年一度的恺撒盛会能够引起他现身的兴趣。翡翠市场虽然是自由联邦利达拉星球上著名的黑市,但是要论级别,大约等于街边小商城一般不值得这位大人亲自光临。可惜,事实不是这样。莫斯的监控画面中清楚出现了德雷的身影,包括他那位随时跟进跟出的管家,同样随侍在侧。翡翠市场接手的新老板是一位

  • 异世中的剑圣在线阅读第七节

    黄晓敏天资聪颖,只需要点一下,他就能看到问题的关键,二十分钟左右他就把两个技能基本掌握了,李文白赚了两个技能,心情也是很愉快。想一想要组队的事,李文便起身离开了座位,来到一个木系的女孩面前。“雷芬,模拟考试的事你知道了吗?”李文先问道。雷芬,木系资深学徒级别,掌握了至少三个以上的魔法,擅长治疗,性格

  • [综]今天也在穿越真央灵术学院

    静灵庭是整个尸魂界的政治以及军事中心,同样也是尸魂界内所有死神的居住地。在静灵庭内部,分布着无数的大大小小类型建筑,如中央四十六室,护庭十三番队队舍,忏罪宫,双極之丘等。当然,在所有建筑里面,比较特殊的就是被称作死神摇篮之地的真央灵术学院。真央灵术学院创始于两千多年前,由护庭十三番队现任一番队队长,

  • 网球王子之卡牌万岁在线阅读第7节

    七月,正是酷暑,是夏季最炎热的月份。经过半年多的训练,江飞不但个子长高了一大截,身体也变得壮硕了。而且,他也渐渐地适应了这个新世界。这个世界科技发达,小孩子头脑特别聪明,有些小孩从小获得了药水培养,长得快,长得壮,女生也是如此,发育比较早,因此,十四岁就算是成年了。成年以后就可以报考机甲学院,成为一

  • 一笑而过不好吗之第九章

    宇文玥醒来之后休息了一夜便搬回了自己的房里,房间已被打扫干净,看不出当日狼藉的景象。“公子,该喝药了。”月七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递给宇文玥。“晏儿呢?”宇文玥不接药,目光幽深地看着月七,自他醒来,就没有见过晏儿,月七不善说谎,昨日问他,他眼神闪烁,宇文玥便知道事情有异,可当日晏儿身上并无伤口,难道

  • 帝少的遥不可及第一章在线阅读

    东海之上,突然狂风骤起,巨大的海浪一波一波的被掀起,在浪涛之间,一个穿着红肚兜的小儿嬉闹玩耍,似乎很是开心,手中的红菱一甩便是一道巨浪冲天而起。而此刻,在浩瀚的海水之下竟然出现了一座金光灿灿的宫殿,异常的富丽堂皇,比之人间的皇宫宝殿一点也不逊色。奇怪的是在宫门两旁矗立的不是士兵甲士,而是穿着铠甲的虾

  • 暗恋星球飞行手册第2章在线阅读

    “下一个,三十八号,可以进来了。”负责试镜的工作人员站在门边喊了声,视线短暂停留在两位嘟嚷着话语的女子身上。牧柠不紧不慢的走上前亮出号码牌,在工作人员的指示下进入房间,留下两名女子在外有些恼怒的瞪着紧闭的房门。一进入房间,三位评审坐在前头,其中就有昨天才见过的顾景,在他右侧一名戴着红色帽子面色苍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