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那时花开(守护甜心,几斗文)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如一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温凝低了头,她哪里敢管他。

大抵是有了昨晚的事,江恕总觉得对温凝冷不起来心,轻叹一口气,大手揉了把她的头顶:“去趟公司。”

过去几年,江恕的工作重心一直放在海外,他这个人狂妄孤傲,不可一世,继承财产这种窝囊事他连干都懒得干,旁人虎视眈眈的江氏集团他压根不屑一顾,二十出头便白手起家,短短几年并购数十家大型企业,身家飞跃,叱咤华尔街,资本早已不是江家能比拟。

在外头,他江恕的名字可比江家太子爷这称号来得响亮。

如今江老爷子年岁已高,装病把他招回来接手江氏,于他而言,不过是挪点时间做慈善。

比起自家两个儿子,江老爷子更看重这个孙子,江恕虽桀骜叛道,可却是个把运筹帷幄刻进骨子里的天生掌权者。

昨夜祖孙俩在书房谈了很久,江恕原本对回江氏兴致缺缺,可经由今早的闹剧,倒是起了几分兴趣。

他牵着温凝回房,进了衣帽间,随意挑了套西服出来换上,见温凝傻傻地站在原地往里头瞧,微勾了唇,表情染上几分戏谑:“换衣服也要偷看?江太太兴趣爱好挺特别。”

“我不是——”

温凝一怔,还没来得及替自己辩解,又听江恕一本正经缓缓道:“我以为昨晚你已经看够了。”

“才没有。”少女脸上染上难掩的羞意。

男人扬眉,语气里尽是调笑:“哦,没看够?那你过来。”

温凝咬着唇停在原地,眼里含羞地瞪着他。

江恕从壁柜里取出条藏蓝色的领带,和他冷然的气质挺契合,见温凝不过来,他便走过去。

“替人打过领带吗?”

温凝摇头。

见她摇头,江恕莫名有股愉悦:“会打吗?”

温凝依旧摇摇头。

江恕“啧”了声,觉得她这羞羞愣愣的反应有趣,铁了心要捉弄她,垂眸握起她的手,非要她给自己打。

男人身材高大,温凝个子小小的,站到他跟前,也不过才到他胸口。

少女乖巧地踮起脚尖。

两人折腾了一阵,歪歪扭扭的领带才算打好。

一直到江恕的车缓缓离开老宅,温凝都还没从这突如其来的亲昵劲儿里缓过来。

驾驶座上开车的任天高有些心不在焉,透过后视镜,眼神一个劲往后座的江恕身上瞟。

江恕哪怕闭着眼都能知晓周围人的一举一动,他眉头微皱,连眼皮子都懒得掀:“有屁就放。”

任天高犹豫了一秒:“江总,您今天这领带好像……没打好。”

江恕这才懒懒地睁了眼,眼神随意扫过那歪七扭八的领带,唇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我喜欢。”

**

江氏早在一个星期前便做好了给江恕接风洗尘的准备。

听闻江家太子爷年纪轻轻却手段狠戾,是个难应付的角色,就连他父亲江建川都得让他三分,难以掌控,却也是集团掌舵人老爷子江弘渊一辈子唯一认可的继承人。

几天下来,集团内部人人战战兢兢,深怕被这空降的太子爷找出岔子。

上午十点过五分,江恕姗姗来迟。

集团大楼厅堂已经排起列队,个个受过专业训练,鞠躬都是统一角度,为首的是之前在公司里还算春风得意的江家二少,陈理。

即便是陈理这样的身份,也得老老实实从办公室里出来对江恕低头。

“阿恕,来了?”陈理笑得温文尔雅,迎面向江恕走来,伸出双手。

哪知江恕连半分眼神都懒得分给他,单手扣在领带处正了正,略过他,径直走向总裁电梯口。

任天高跟在身后,经过陈理时,手握成拳抵在嘴边轻咳一声:“陈总,在公司里最好还是别谈私人交情。”

更何况,江恕于他也没什么私人交情可谈。

言外之意,陈理得喊江恕一声“江总”。

陈理讪讪收手,和顺的笑容僵在脸上,等到他回头打算跟上时,总裁电梯口徐徐关闭。

江恕回来的第一天,便毫不留情面地当着全公司的面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不出一会儿,高层迅速赶往二十八楼参加江恕莅临的第一场会议,其余一众员工眼神不停交换,个个表情精彩。

公司内部小群空前热闹,议论纷纷。

【我的妈呀太子爷的颜值我可以!!我不要工资都可以!!!】

【腿长到我脖子,颜还不是那种奶油小鲜肉能比的,看起来特野,太男人了!想pick江总出道!】

【醒醒,江总随便丢点零花钱,能送饭圈几百个小哥哥出道。】

【刚刚江总是故意不搭理陈总吧?卧槽陈总那表情尴尬的呀,我就站在正面,差点没忍住笑。】

【就陈总这小角色,江总还真犯不上故意,听说咱江总向来是这种老子最□□的调调,正统太子爷哪里要把养子放眼里。】

【对对对,就连老董事长都拿他没辙,一看这基因优势就出来了,同样二十七八的年纪,陈总明显油腻多了……】

【身材太好了,羡慕他太太,能看见不穿衣服的江总,啊啊啊想和江总结婚!】

不得不说,江恕脾气桀骜古怪,可似乎天生就是领导者,只一个进门的功夫,便立刻让公司上下大小员工倒戈站队。

会议室里,各部门高层纷纷打起十二分精神,正襟危坐,挨个向江恕汇报手头项目近况,倒是江恕看起来不甚在意,慵懒地倚在老板椅内,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在会议桌上点着。

毕竟陈理在公司集团内部打理多年,管理层很大一部分人员都是他的心腹,能呈到江恕面前的东西必然做好准备无懈可击,听与不听意义不大。

回国前,集团里的一切都已经由任天高之手彻底排查,江恕面上左耳进右耳出地听个两句,可是随意出个声,便是句句直击要害。

到了王董汇报之时,底气明显比先前的人足了不少,他是陈理远方亲戚,几年前进了江氏,帮理帮亲都站在陈理那头:“玉泉村项目我们进行到了中期,陈总为这个项目跑了两个月的关系,好几回不吃不睡——”

江恕看似漫不经心,却突然出声打断:“我只听结果。”

王董顿了顿:“比预期的结果好上许多。”

江恕表情染上愠色:“他们要了多少?”

“四十亿。”

江恕轻嗤:“能回多少?”

王董琢磨不透江恕这表情,居然也没了方才的自信:“五、五十亿。”

江恕面色一沉,连那抹嗤笑都不见踪影,只剩冷然:“两个月的时间,只弄回十亿,陈理,江家这些年白养你了?”

一个“养”字,无疑带着羞辱。

王董看不下去:“江总,话不能这么说——”

“哦?我倒是没想到,什么时候我说句话也得王董来教?”江恕偏了个头,话音森冷,嗤笑里带着点痞,“玉泉村那块地只给出三十七亿的价,你一出口四十亿,中间这三亿我就不得不向你讨教讨教了,王董,好大的胃口。”

王董显然慌了神,他没想过江恕这突然回来,还没站稳脚跟,便能立刻拿他开刀:“你不要乱说,凡事讲究证据!”

守在边上的任天高神色从容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文件分发下去,董事会人手一份,白纸黑字,玉泉村项目的报价和后期预算一览无遗,后几页,是王董和陈理私下自立门户创办皮包公司的具体资料。

江恕轻笑了声,满不在意:“王董,我不是在和你讨论,证据我拿不拿无所谓,你不愿承认我就当它四十亿,反正三亿对我对江氏都不痛不痒。”

王董舒了一口气,以为江恕是打算放他一马,给个面子不再追究,毕竟他算得上长辈,怎么说在公司里都还是有些份量。

“只是这项目,我并不打算继续。”

“你!”这下不仅王董,就连陈理都再难保持淡定。

这项目原定的合作方是他私人的公司,若是没有江恕横插一脚,一切都将顺水推舟,江恕看不上的小钱,他陈理需要,就连王董虎口吃下的那三亿,也早早投了进去,如若江恕突然停止,他必然血本无归,倾家荡产。

然而这些猫腻,江恕早已知晓。

他懒懒垂眸,睨着自己歪歪扭扭的领带一个劲儿瞧,唇角微勾,话语像是宣判:“三亿就留给陈董您回去养老吧。”

言外之意,江氏的门从今天开始他别再想进。

陈理一下站了起来:“可是这项目我们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地也买了,如果突然中断,那么前期的四十亿全变成竹篮打水!阿恕,钱不是这么挥霍的。”

江恕忽地轻笑,四十亿在他这里似乎只是一个数字,男人表情轻描淡写:“无妨,玉泉村是我太太故乡,那地方前一阵我刚去过,风景环境都不错,不如替她建个度假庄园,花四十亿买我太太一个开心,挺值。”

会议结束,总裁办公室里。

江建川便面带愠色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个脸色同样不好看的陈理。

“江恕!”江建川开门见山,连太极都懒得打,“你怎么回事?让你回来是让你好好管理江氏,和你二哥一块把江氏做强做大,你能力强,多帮着点你二哥,不是让你来找茬开罪的!”

江恕歪了个头,舌尖扫了扫后槽牙,微蹙着眉,在父亲面前,倒真看出点少年时期的叛逆:“可以啊陈理,打小报告倒挺快。”

一旁任天高公式化微笑地端了几杯茶水过来,被江建川一把挥到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

江恕唇角不屑地勾了勾:“我能回来,不过是看在爷爷的面子,就江氏这小庙,我连玩都嫌地方窄。”

男人懒懒地睨着自家父亲,忽地轻笑,话语间却带着警告:“陈理,去问问你家里那位早上都干了什么,好好管管,别怪我没提醒。”

两人刚走,风声便传到底下员工的耳朵里。

【听说早上那场会开的,简直腥风血雨。】

【平时嚣张要死的老总,到了江总跟前全都歇菜,跟孙子似的。】

【陈总那几十亿的项目他说撤就撤,王董更是直接流放,卸陈总左膀右臂,这是要-他死啊……好狠一男人,我单方面宣布和他离婚吧……】

【噗,说个更劲爆的,我听说江总这回撤项目,好像是为了给太太出口气顺便送个度假庄园,听说陈总那边惹他太太不高兴了……】

【噢,天呐,我又单方面宣布和江总复婚了,距离上一次做他太太,似乎还在几分钟之前呢。】

【江太太到底是什么神仙,能在几十亿的庄园里欣赏不穿衣服的江总……】

【噗2333】

**

江恕冷下脸,指间捏着根烟,单手插兜站在落地窗前,静静地回想刚才的闹剧,只觉得可笑。

他忽然很想给家里的温凝打个电话,听听她的声音。

手机输入号码的时候,手上动作一顿,而后扯出一丝自嘲的笑。

两人之间因为小时定下的婚约有了交集,仅仅是短暂的相识,结了婚做了最亲密的事,却连对方的联系方式都没有,甚至不曾做过最简单的自我介绍。

傍晚,江恕带着温凝回了御乾湾。

一进门她便发现,别墅里除了徐妈之外,佣人被彻底换了波新的。

江恕懒懒道:“连个佣人都能欺负你,你丢不丢人?”

温凝在他身后鼓了鼓腮帮子,这话虽不好听,可心里莫名觉得暖暖的。

徐妈在一旁瞧见了,边擦花瓶边笑。

江恕说完,上了二楼,而温凝却习惯性地回了先前住的一楼客房。

等男人扯掉领带脱了西服外套一回身,才发现一直跟在身边的小丫头没了人影。

他随意把外套往沙发上一丢,单手解着袖扣下楼。

温凝的房间门半掩着,江恕若无其事地经过,不由自主地推门而入,进门时,温凝已经换上件宽松的居家裙。

她背对着房门面朝窗外,两只手握着头发扎起个学生气满满的高马尾,逆着窗外洒进来的明亮,似乎周身都笼罩着一层光。裙摆长到膝盖,露出一截纤细的小腿,两根小吊带之下白皙的颈背一览无遗,看起来很是诱人。

江恕也没出声,就这么倚靠在门边看着,温凝回过身时被小小地吓了一跳:“怎么了?”

江恕难得一愣,他也不记得自己来找她是为了什么,好像下了楼就自然而然往这边走过来。

不过下一秒,他掏出手机,语气淡淡地报了一串数字。

温凝眨巴眨巴眼睛。

江恕:“手机号码,你存一下。”

小姑娘噢了声,手忙脚乱翻出手机打算存,输入第一个数字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我有呢。”

江恕扬眉看了她一眼,他这个私人号码十多年没有换过,但平时一般不给别人,哪怕是商业上重要的合作伙伴,也得经由任天高才能联系到他。

他没多想,眼神却忽然停留在温凝的手机上看,白色翻盖手机,干净却难掩陈旧,像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你这手机哪来的?”

温凝垂眸看了眼自己手中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东西,并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仰头自然地笑着说:“噢,前年在集市上买的,四百多呢。”她自己打工挣来的,四百多,对于温凝来说算是笔巨款了。

江恕想都没想,随手掏了张黑金卡丢到她床上。

转身想要走,却又忽然回过头:“我暂时还没有一结婚就分居吃素的打算。”

延伸阅读

友立康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dv96.shtml
友立康茶具总部经销批发的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彬利发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dkrq.shtml
彬利发电子芯片经营贴片系列电子元器件:原装IC集成电路全系列光电藕合器品种齐全质量优

三姝养生品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y5rr.shtml
三姝养生品是中国中医药研究院华陀培训学校定点实习基地。公司本着互惠互利共发展的原则,

玉之魂珠宝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gpr6.shtml
、连锁品牌、CCTV影响力对话特约嘉宾。是一家集翡翠、和田玉、黄白金银镶饰品的原料采

翼展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xf9z.shtml
翼展工艺品有树脂工艺品、琉璃艺术品等。我们的服务对象有政府机构、房地产、酒店会所、展

欧密雅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yk5j.shtml
欧密雅饰品主要致力于重量级品牌的管理、劳动及拓展。成为在中国出众重量级时尚配饰品牌营

英雄联盟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x4vw.shtml
英雄联盟毛绒公仔总部是手办、毛绒公仔玩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哈文迪葡萄酒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u35s.shtml
哈文迪葡萄酒加盟简介哈文迪葡萄酒庄是一家致力于国际葡萄酒在中国的推广和传播企业。哈文

全茂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ypbi.shtml
宁波市江东全茂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3月,经过几年的辛勤开拓,已经形成了立

商盈思维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gqnt.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重生之相信之奇怪画面(修)

    当有人抓到陈心霓时,她已经发抖到不能控制了,昨天到今天都没吃东西,精神也不好,根本没什么力气甩开,当抓在王贵雪胳膊上的手被人强行扯开的那一瞬间,很多茂娃和她在一起的镜头从脑中闪过。“不许欺负她!”那么小的孩子会冲着那些欺负她的小孩愤怒的大喊,还和人打架。“姐姐,我会保护你的,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了”他会

  • 我爸是港黑首领在线阅读网骗夫妇

    公安局办公室。张京推开门,激动地对赵刚说:“队长,前天的案子有线索了,有人见过嫌疑人!”赵刚鹰隼般的眼神扫过面前的云起。面前的男子年纪大概二十七八岁,一副精英打扮,对着他审视的目光也不闪不避,面色十分淡然,看来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你好,请讲一下具体情况”赵刚开口。“从10月8号开始,我每天都从秀园小

  • 女尊郎君如月第8章在线阅读

    女子的呜咽声还在祠堂中回荡,白陌阡朝那素衣女子望去,女子正一板一眼地跪在蒲团上叩首,身子四平八稳,不像是呜咽抽泣之状。白陌阡皱眉,手上的符篆并未燃烧,说明这间祠堂里并无邪祟,那么这一声寒过一声的呜咽从何而来?“姑娘,此处凶险,还请姑娘快快回去。”白陌阡上前,抬手正欲去拍那素衣女子的肩膀,结果被站在一

  • 假如总裁文男女主角性转会怎样?锲子

    仙游县地理位置特殊,滨海。外来人下船上了岸,过了莆田想要去往内陆腹地,走仙游县这条路就挺好。北上接兴化,南下临泉州,因着有这么层关系,仙游大虽不大,原来倒也还算繁华过一阵子,虽说因为上头禁了海,大半的子民又过回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整个镇子还是算富庶安宁的。路上遇到的村民说这里是个好地方,王

  • 女装,我停不下来了!离家

    天气虽热,却抵挡不住我那一颗即将冰冷的心灵,废物这个称呼已经伴随我五年了,每次刚要摆脱的时候,就被一股黑洞一样漩涡给快速的吞噬,战气的流失,经脉的错乱,让我变得的痛苦不堪。只能像一头迷失方向的野兽一样横冲直撞,就算是撞得头破血流,我也会一如既往的修炼,停下脚步就等于断绝了前进的希望。最让我心痛的就是

  • 嫁个奸臣生群娃在线阅读第十节

    “哈哈,这胖子还真是肥得流油,就连一件道袍都是灵器,而且这桃木枝,竟然也是百年灵木。”洛天就地开始打坐调息,索性也就换下自己湿漉漉的衣服,放在一旁架起火堆烘烤,一边将死胖子的道袍套在身上。他捏了一个灵诀,引来火堆上的一朵火苗,每一次掌印配合着法诀拍落到桃木剑上,就会留下一道器纹烙印。“凡间修士的炼器

  • 喋血双鱼佩在线阅读第10章

    《演技大赏》播出后的第三天晚上,易嘉泽赶完通告,坐车回家。高枫桥终于忍不住给他打了电话,易嘉泽嘲讽地勾了勾嘴角,高枫桥这是发现他还有利用价值,不想放过他这棵摇钱树,才给打他电话的,他都能猜到在电话里高枫桥会跟他说什么。苏岩的手机跟着响起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高枫桥的名字,苏岩犹豫了一下,转头看向易嘉泽

  • 晚霞里的希望第四章在线阅读

    福王妃对老福王说“有没有觉得清儿变了。自从万岁爷奖赏了之后。就变的乖了,天天在房里看书。”“是哪,我儿子是后起之秀,将来会光芒万丈的。”房玉清在房间里看着这个国家的历史,以及自己收集来的一些商人使。大致的了解了一下泽国:泽国是四大国之末,当然泽国数末是因为武力不够强大,而且经济和其他国家根本不是一个

  • 篮球帝国衰亡史第7章在线阅读

    “哒哒。。。”对方直接跪倒在地上。要是有细心的网友就会发现,白灵的UMP9其实没有开几枪,撑死也就七八发子弹的样子。但是对方来的那个人就这么倒地了,什么时候UMP9的伤害这么高了?事实上并不是UMP9的伤害高了,只是白灵自始至终都打在对方的脑袋上,虽然对方有个二级头,但是头盔不是万能的。“叮。。。”

  • 重生之元贞太后在线阅读第二章

    唐小雅笑眯眯的问:“想不想出城啊?”小武的眼睛瞬时亮了起来,不过随后又苦恼了起来。李虎闷声道:“我这个头或许能糊弄过守卫,你们三个怎么出去啊?”古城很大,城中心是个城中城,唐小雅就住在里头。小武去过几次,现在去还是会感叹那里的房子都好大,那里的石板路好平整。小武住的地方村落坐落于外城,内外城墙相距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