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熊猫,做饲养员竟然红了第八章

作者:酒厘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晚上洛宁海下班回家,发现秦阳也在家里。

不等他放下背包,秦阳就邀功似的拉了他的手到卧室门口,“你看看,我给你布置的房间,喜不喜欢?”

房间前几天就装修好了,因为没动到墙面,只更换了家具,床和书桌,秦阳让敞几天就搬进去住。

洛宁海原本想等这周末才去采买床上用品,谁知秦阳已经先帮他准备了。

出乎意料的,颜色搭配很好看。

不是以前郝敏房间里清一色的粉,而是清新的浅蓝色,窗帘也是,外面一层白色罩纱,里面是浅蓝色大花缎面窗帘。

床上用品则为蓝灰色四件套,书桌为浅色胡桃木质地,与衣柜和地板的颜色是一个色系。

“以后这个房间就是你的啦,洛宁海。”秦阳走进房间展开手臂微笑看着他。

“怎么样,喜欢吗?还有没有其他需要添置的?”

洛宁海感觉手指有些发麻,心脏也传来一阵一阵酥麻的感觉。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在自己过往二十几年的人生之中,从来没有人为他这么做过。

以至于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秦阳突然给于的这份关怀。

秦阳看他眼神发直,脸上也浮现些许悲哀,收敛笑容,“怎么了?不喜欢?”

“不喜欢的话,我们另外换就行,这周末我们一起去家具城重新挑选。”

他没文化,看不懂洛宁海此时脸上的表情,不知道这到底是喜还是悲。

“不,”洛宁海摇头,抬头看他,脸上慢慢浮现那温柔却又脆弱到令人心疼的微笑,“很好,我很喜欢,谢谢你,秦阳。”

第一次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秦阳胸口一滞,茫然抬手摸左胸口,呢喃,“我为什么要心痛啊?”

洛宁海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门,问他,“我可以用吗?”

“当然!”秦阳放下胸口的手,说。

然后看到洛宁海转身到他的房间里拿回自己的行李箱,放进衣柜。

秦阳叹口气,怎么感觉这人此时有些傻愣啊,帮他把行李箱拉出来,说:“衣服要拿出来放在衣柜里啊,衣柜衣柜,不就是放衣服的?行李箱放储物间去。”

“嗯。”洛宁海点头,“我晚点放进去。”

突然之间又变得乖巧。

让秦阳心里又是心疼又是爱怜,不知道他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

见自己在这里他始终很拘束,放不开,秦阳不无沮丧的说:“我去洗澡了,你早点睡。”

洛宁海送他到门口,叫住他,“秦阳。”

秦阳转身。

洛宁海张了张嘴,试了好几次才发出声音,问:“有什么我可以为你做的吗?”

“嗯?”秦阳偏头疑惑看他。

洛宁海双手紧张的握在一起,努力保持镇定,说:“你帮我布置卧房,还买了家具和床具,我应该报答你,你想要什么?”

秦阳听到这句话,整个人愣住,不明白的看着面前卑微望着自己的人。

诚然,以他们现在的关系,充其量算是雇佣关系,更进一步,最多不过算室友,不可能不求回报的为对方做什么。

可是,秦阳下午在买这些东西,甚至亲手铺床时,从来没想过这些。

他只是——

想让他在这里住得舒服。

想——

照顾他!

喉咙突然被堵塞住,秦阳突然之间感到无比失落。

就像是自己准备了很久的舞台剧,突然之间一张票都卖不出去。

只是在自我陶醉而已。

微微摇头,秦阳笑得勉强,“不,我没什么想要的。你不用为我做什么。”

“这,这里是我的家,我只不过——是在布置自己的房间而已。”

话音落下,洛宁海嘴角隐秘的笑意,脸上些微的放松表情尽数褪去,眼神再次变得空洞,“是,是吗?”

“啊,对,”点点头,“这里是你的房子,你只是在布置自己的房间而已。”

“晚安。”仿佛那短短几分钟不到十分钟的轻松相处只是错觉,洛宁海再次缩回自己的壳中,把自己保护隔离起来。

看着房门在眼前合上,秦阳捏了捏拳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重新敲开门,告诉他自己刚才不是那样的意思,他只是想为他做一些事,想让他高兴而已。

可是,终究没有抬手敲门。

秦阳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他,甚至被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吸引,以至于心情跟着起伏不定。

对方是和自己一样的男人,就算没看过他的身体,仅仅从骨架上就可以看得出是成年男性。

这一点没有任何怀疑。

我是不是最近被憋坏了啊?

秦阳回到房间,怀疑的摸自己的额头,或者被郝敏甩,神经错乱了?

然而想到洛宁海关门前脸上的表情,秦阳立刻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蹲下来懊恼的抱住头,“我刚为什么要那么说啊!”

好不容易把人哄笑了。

都开始叫自己的名字了。

谁知道被一句话打回原形!!

第二天醒过来,洛宁海已经上班去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两个人仍然像过去那样,洛宁海早出晚归,秦阳在外游手好闲,偶尔去公司打个招呼。

就连公司招聘新人,他也只是过去在旁边旁听,由洛宁海负责面试。

公司的运营慢慢要规范化起来,很多东西要从零开始,工作变得十分忙碌,秦阳经常看到洛宁海回到家里也在对着电脑工作。

每次一问他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他就让自己审表格,看规章制度。

字儿秦阳是全部都认得,可是那些玩意儿连成一整句一整段一大篇一大篇的,他真的看不懂,以至于某天被洛宁海罚了一笔款都没明白为什么。

公告还被贴在公司大门口,堂而皇之的给所有人看,要大家引以为戒。

以前学校表扬榜秦阳倒是上过不少次,这处罚榜还是头一回,他自个儿也不觉得丢人,拍了张照片发到群里去给莫文锋和诸辰炫耀,另外附带自拍一张。

诸辰发了一个白眼动态图过来给他。

莫文锋送了他一副手铐。

秦阳在微信里面扭秧歌。

于是三个人在微信群里斗图。

第二天开会,秦阳当着大伙的面,诚恳认错,表示以后每天会按时上班打卡,认真工作,工作时间不会再随便外出。

搞得瘦猴他们几个在后面挤眉弄眼,都在悄悄喊老板娘威武!

真把秦阳这头爱撒欢的豹子给制服了。

“对了,最后还有一件事,”会议差不多要结束,洛宁海站起来对大家说,“陈姐他们上班已经两个月,工作做得都不错,我已经跟老板申请让他们转正。”

“谢谢老板。”陈姐他们新来的三四个人向秦阳致谢。

秦阳连他们的脸都不记得,更不要说名字。

洛宁海等他们说完才继续说,“我在君悦那边定了几桌,下午出车的同事早点回来,晚上大家一起给新加入的同事开个欢迎会。费用,会从活动经费中扣除,另外老板交的那笔罚金也会放在活动经费中,将来给公司买办公设备使用。”

“以上,请问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啦。海哥你来了都三个多月了,我们还没跟你正式喝过,今天晚上可不要躲酒啊。”王朗和瘦猴他们调侃洛宁海。

洛宁海点头,“我尽量,也请各位兄弟手下留情。”

“放心放心,明天是星期天,海哥你休息,不会影响你工作的。”几个人跟洛宁海勾肩搭背走出会议室。

秦阳跟在后面醋意横生,似乎每一次他想搭洛宁海的肩膀时都会被躲开,为什么跟瘦猴他们就不会?

难道我被嫌弃了?

陈姐他们来是做仓库管理,客户订单管理,以及售后客服的,上手后,大幅度减轻了洛宁海的工作负担。

最近洛宁海正在联系第三方软件方案公司打算组建飞达物流的网络平台。

飞达物流每天的业务量很大,如果通过第三方发布平台接单,每个月要支付一笔不小的服务费,只有组建起自己的平台,才能谈后续发展。

上个月第三季度财报出来,这家小小的物流公司,盈利额达到一千万,净利润有百分之三十,在如此混乱无序的管理下还能拿到这个数字,可见这家公司的盈利能力!

下午下班,洛宁海破天荒的一到时间就开始整理,司机和后勤人员已经先后坐车去饭店。

办公室门被敲响,秦阳推开门走进来,“收好了吗,现在过去。”

洛宁海把电脑放进背包,“好了。”

坐上车,秦阳发动车后,看一眼他放在腿上的背包问:“还有什么工作没做完吗?”

“嗯,打算给公司建一个业务提成制度,鼓励瘦猴他们接更多的单。另外,如果你同意的话,我想招几个业务员,专门负责跑业务接单。”

“会不会跟瘦猴他们发生冲突?”秦阳担忧的问,他现在手上大部分的业务都是这些兄弟靠关系拉的。

洛宁海摇头,“会跟瘦猴他们划分不同的业务范围,后续他们主要负责中短程货运,同城货运和快递会另外建立一个部门。以后接单都会直接划分开来,尽量避免冲突。”

秦阳还是摇头,“这件事不要操之过急,改天我让我兄弟诸辰来跟你一起商量吧。”

也难怪他慎重,这件事,会动摇到公司的根本。

洛宁海原本以为他会跟以前一样,甩手不管,直接交给他负责,想不到得到这样的回复,有些意外。

“怎么?”注意到洛宁海那清亮中带着媚气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看,秦阳捏紧方向盘,紧张问。

洛宁海收回目光,摇头。

这个人粗中有细,并非好糊弄之人。

到达君悦停好车,走进包间,先来的人已经把酒倒上。

白酒。

浓郁的酒香在包厢里飘散。

洛宁海和秦阳被请到主位上。

二十几个人的小公司,两个大圆桌坐满刚刚好。

“海哥,来,你的。”瘦猴嬉笑着把一杯满上的白酒放在洛宁海面前,另外还放了一听啤酒,一杯红酒,饮料则给他放得远远的。

绕是洛宁海平日里冷面冷脸惯了,也忍不住脸色发青,这些群人是打算把他往死里灌吧?

“去去,你们几个给我悠着点。你海哥胃不舒服,不能喝太刺激的,这杯白的我替他喝。”

秦阳伸手要捞洛宁海面前的酒杯,被王朗挡住,“诶诶,老大,您别急,您别急,你的在这儿呢,跟海哥一样,咱兄弟做人一向公平,一碗水端平。”

秦阳看着面前两杯白酒放下来,忍不住骂道,“臭小子,你们商量好了是吧?”

“那是,你看海哥来了之后多辛苦,老大,你作为老板,这杯辛苦酒无论如何是不能躲的。”几个人你一言我一句开始围着秦阳和洛宁海打转。

刚来的陈姐他们坐在另一桌看热闹

延伸阅读

滚吧车轮饼加盟  http://www.corvettefun.com/65vt.shtml
车轮饼作为网红小吃,全国门店不止几万家,原因在于缺乏良好的商业模式和发展思路。我们重

信盟加盟  http://www.corvettefun.com/6kwk.shtml
沈阳信盟排名靠前家便利店成立于1995年。信盟便利店由近30家直营便利连锁店和信盟网

大地汽车加盟  http://www.corvettefun.com/g158.shtml
随州市大地汽车有限公司位于“中国汽车之都”、“炎帝神农故里”湖北省随州市,是东风、一

智蒙教育加盟  http://www.corvettefun.com/msf.shtml
智蒙教育经国际幼儿教育的权威机构“美国幼儿教育协会(NAEYC)”鉴定认可。集团通过

艾米儿加盟  http://www.corvettefun.com/nymk.shtml
艾米儿营养品的销售人员遍布各地各市县,营销人员中,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科技人员比例达到

鑫道堂古方养生加盟  http://www.corvettefun.com/iq2.shtml
鑫道堂古方养生致力于美容、健康产业十余年,为了迎合中国市场的发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彩珠坊饰品加盟  http://www.corvettefun.com/n06e.shtml
彩珠坊饰品是一家集饰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生产企业。以“质量,创新,服务”为宗旨

华夏通商加盟  http://www.corvettefun.com/axnp.shtml
华夏通商生活馆以化学致冷技术为基础,致力生产冷链产品,现已形成保温冰箱、降温垫、汽车

SLONJIE加盟  http://www.corvettefun.com/dwrk.shtml
公司使用AnaJet设备在T恤衫、运动衫和连帽衫、毛巾、枕头套、帆布织物、长运动裤、

5号馆商城加盟  http://www.corvettefun.com/etj.shtml
5号馆商城隶属于江苏长亨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江苏长亨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旗下5号馆是全新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拍电影刷科技第七章在线阅读

    江洛思去看徐经文的计划没能按着她的预想进行。徐经文死了,就在江洛思想去看他的前一晚。泽期陪着江洛思来到徐府的时候,整个徐府已经是一片白,江洛思看着那些丧幡,脸上已全被悲痛之意淹没。江洛思是不认识徐经文,可是这是萧洛唯一的挚友,一想到这里,江洛思就觉得如果不是自己穿过来,或许萧洛还能再见到徐经文最后一

  • 海贼之最强抽奖之拼命

    彭大虎看顾锡城走后,打开客栈大门,转身对众人喝道:“启程”。镖局人马走到阳明镇码头,豁然看见码头边,站着一qun大汉,其中一个为首者手持金龙抓的大汉,对着彭大虎大喝一声:“站住,把明鸿雀顾一刀交出来”。彭大虎看这大汉的身旁,站着滚地蛇胡大同,心中悔恨,没早点赶走顾锡城,这下跟当地豪强结仇了。这大汉身

  • 个性是废宅之第五章(5)

    昏暗的舞池里,周围人潮攒动。弥漫和自己的另外两个成员站在灯光下,看着那些陌生的面孔长长的舒了口气。看起来的确是很清静的舞会,大家都没有穿着奇装异服,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的安全,就是自己的这条裙子……弥漫用小拇指偷偷地扯了扯自己的后背,她总觉得露的太多了不舒服,弥漫还是更喜欢穿T恤衫和长裤。随着熟悉的音乐

  • 一觉醒来我就成了渣在线阅读第9章

    “这么厉害,那么槐烟哥哥不用死了吗?”小仙虽然听不懂浅魂在说的那些都是什么,可是只要知道槐烟可以活下来,其他的就都不重要了。“也许吧。”浅魂浅浅地叹了一口气。不远处,浅蝶站起身子,额头已经渗满了汗珠,脸色苍白,好像体力透支。“槐烟哥哥他怎么样了,要死了吗?为什么他还没有醒?”小仙连忙上前扶住浅蝶,然

  • 诸天不定游阻拦

    最让文家没想到的是,这对年轻的夫妇不但自己能干,他们还有一套教育下代的独特方法,他们的后代成年后也非常能干。从此以后,方家的后代便成了文家最好的大管家,只要有他们在,各种事情总会被他们打理得井井有条。四百年下来,文家的大管家全都姓方,从未更换过,甚至有时候,就连总护卫长都是由方家人担任。虽然深得文家

  • 渡鸦在线阅读归来

    当雪落满燕京的时候,你会发现,那弥漫着腐败与奢华堆积出来的京都竟也有如处子般婉转温柔的时候。八角挂着银铃的一坐软香轿从远处行来,走过街道,银铃被风吹动摇着叮当作响的脆音,清扫街道的人闻声握着扫帚赶忙站到了一个小角落里,试图将自己的存在感变成零。燕京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贵人,而他们这些寻求生存人不过

  • 我养的崽都成了大佬在线阅读第1章

    ——————————求撒花~┗`O┛嗷~~———————————越清河感到一股窒息感扼制着自己,大脑如同缺氧一般,在她放弃挣扎的一刹那,却又多了一股力量将她从那种混沌中拽出。“公主,醒了。”因为不适应忽然出现的光,越清河先是闭了会儿眼睛,而后才一点点睁开。朦胧中看见一道浅碧色宫装少女站在床边,仔细替

  • 雪落轻沙之乱世情劫在线阅读第4节

    “老大你看他,满脑子的妖魔鬼怪。”聂小飞不服地嘟囔道,“还是国防大的高材生呢,这么迷信,推荐你跟来的王政委知道吗?”隔着宋晏,夏依白冰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没进山之前,便是看了视频,你能相信杜鹃树会吸食血肉,攻击动物、人类吗?”“那能一样?”聂小飞怪叫道,“杜鹃树就算变异也不会说话念经啊。”“刚才,我

  • [黑篮]药不能停在线阅读第十章

    半个小时后。金翼龙在一栋栋写字楼高层间穿梭,稀薄的云烟因他们的飞行痕迹变得散乱。大都市里很难看见星星。而这一晚,满夜空的明星好像都离他们很近很近……两人的衣角在微凉的风中猎猎抖动。其实去神界的时间并不长,但安安却像是离开了好几年一样。每每经过熟悉的地方,安安总会一直看着那里,头因此而转动。漆黑明亮的

  • 盼风华在线阅读言而无信

    客栈内,由于早前的打斗,住客纷纷被惊醒,但是见有官兵处理时,住客急忙躲在屋内,不敢露头,担心惹上麻烦。苏瑾颜全身绷紧,轻轻吐了口气,又放松身体,冷道:“凌霄,你身为当朝王爷,竟派人打探我,是何用意?”凌霄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笑意,健硕的身体微微向前,两人离的很近,四目对视,只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