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末世领尊者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斯科斯比松 来源:飞卢小说网

魏母相貌俏丽,嫁给魏父之前就是个机灵性子,魏父早逝后一直把魏时予从三岁拉扯到现在二十四岁的大小伙,她自己平时学个半吊子,帮人看看住宅风水,解解姻缘,也没出过啥纰漏。自她算出儿子十四岁时会有桃花劫,不想孩子走自己的老路。就赶紧搬家远迁,弄得自己儿子还以为她老娘干了什么杀人放火的事这么急着走,平平安安的长了七八年,自己也有点想会会老头子去了,就又算了起来。结果一发现,他儿子以前那桃花,还是那样,没变化。又看着儿子这些年再也没动过的画笔,明白他那点小心思。这两年准备着回来了,没想到他竟然在自己告诫不宜出行的日子里,明目张胆的出去了。大劫啊,看着他完完整整的回来了,闻了闻着满室还存有的浓香,又想想也明白了。

万物自有生存之道,有得必有失,看着眼前这低着的头,仿佛是意识到自己错误的孩子,他真的懂吗?

圆镜已碎,再难重圆了,魏母有丝不甘心,心道:“这认错的态度倒是学得快”,心中气愤未减。

他是年轻气盛,怎么就不懂世事无常,有得必有失。平时看着木楞楞的也不爱说话,逗几句才会说,做起事来倒是利索的可以。

魏时予心知自己母亲可能是有些气,不然也不会这么久都不理他的,太久没有得到回应,魏时予不住的悄悄抬头望了望。

目若瀚宇,这双眼睛长的像极了他的父亲,只看一眼,便让他想起那个在高阳下说要照顾自己一生的男人,顿时心下火气渐消,只生出许多温柔,轻叹了口气。

也是,跟孩子置什么气,若是可以改,当时就改了,安稳的这些年,总有人为此付出代价,不过是因果循环,而已。

“还以为你回不来了,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声音听不粗来喜怒,魏时予却是依旧觉得母亲还是在生气。

“我就是打了个电话,算起来是属于见义勇为。。。”

“跟你说的话忘了是吗,特意让你今天不要出门,你倒好,还会掐点回来了。”没有等周堂熠说完,魏母忍不住打断道。

魏时予立马跪下,详细说了,这样坦率快速的情况让魏母眉眼一跳,有些惊讶。

“我。。。那天是孙子凡联系我的,就是意中人那家店的老板,他说,说。。。”

“他说什么了,能让你不顾我得劝阻出门,你从来没有过这样的。”

“他说,霂桃要结婚了。”

“就是你之前回学校见的那个。”

魏时予有些惊讶母亲竟然还记得,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真是。。。都是缘吗?我当时算到。。。想到你还是遇见了,算了,这样看,应该是算救了他们,知道会有什么代价吗?”魏母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不掺杂太多负面情绪,想让他明白,因果循环,有得必有失,有些得到的结果不是他愿意承受的,也不是他自己可以承受的。可话说出卡口,还是不自觉的带了颤抖,她是怕的,怕失去自己的孩子,可该来的总会来,她也是经历了,才懂得这个道理。

“我愿意接受任何代价,我自愿的,与她无关,她可以平安幸福,我就开心。”魏时予跪在地毯上,昂着头说完然后头就似乎低的更沉了,一动不动的坚硬得像块石头。

魏母看着他这样强硬的样子也懒得再说教,背起早前就收拾好的行李,轻轻叹了口气,便向门外走去。经过魏时予的身边时,被他一把抱住双腿,挪不动步子,魏母平时锻炼得当,搬箱拎物不在话下,此时也抵不过魏时予的力量。这番执拗的样子让魏母想起了魏时予还小的时候,也是这样撒娇抱着腿不让自己出门的情景。

大雨滂沱,她实在是有事要出门,魏时予当时三岁多一点,自己在家呆一会没什么问题,护栏,门窗都处理的很好,魏母还是趁着他在午休的时间,刚轻走到门口,鞋子还没穿上,这孩子就像心有灵犀似的,跌跌撞撞挂着眼泪的跑来,也不知他是怎么翻过有他两个高的护栏和关好的房门,他就这么摇摇晃晃,跌跌爬爬的过来,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腿。

孩子的力气其实很小,轻松就可以挣脱,但那天的她记得自己费尽了半生的力气才堪堪挣脱一点,只好蹲下安慰他,抚摸他的松软的头发,抱着他,轻轻哼唱着童谣。好不容易哄着他睡着了,他馒头样胖乎乎的小手抓着她的衣角,紧紧的攥着不肯松开,想轻轻的掰开他的手,这孩子碰一下就要闹得醒来的样子,魏母当时就一直陪着他,连回忆起来的时候都忘了当时具体是什么事非要出门,之后再也没有想起来。

手指下的头发依旧是那么松软,魏时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又换了个新的发色,这次的还不错,深深的咖啡色,比起以前的彩色,银灰啥的确实显得乖巧许多,以前一掌可以握住的头顶现在只能盖住一边,还是忍不住多抚摸了几下,她有用力的想挣脱。

“松开!”魏母的声音不自觉的带着厉色。

“妈,我错了,你为什么走啊?”魏时予的声音听着很是委屈。

“错哪了?”

“错,错在。。。”

“你不知道错在什么地方,说不出来,其实,我也说不出来你错在哪了,可见,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错,别再纠结了,妈妈出趟远门,对了刚刚忘了问你,为什么走得那么匆忙,大门就没有关好。”看着快要哭出来的孩子,魏母心里不住地心疼,看着孩子一直没有说话,也不想再问下去了,本以为这孩子就这样一直不说话,准备离开时,他才幽幽的开了口。

“我前天一直在家的,到下午恍惚看见一个男人从客厅走到你房间,我以为是小偷,就追了过去,没想到我跟着他后脚进去,他人就不见了,以为是从窗口跳到外面,就追出了,还是没有见到踪影,这是正好乔故的电话来了,说是看到桃花快开了,就跟我说话时候讲道刚在线接了一单有关林霂桃的晚餐预定,说是他男友订的,准备用来求婚,我听了就像不能思考一样,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已经到了那里,应该是那时候门没有关。”

“这样的,那个男人你看清了样子吗?”

魏时予摇了摇头,思索道:“没有,但是我好像在回程的路上见到过。”

魏母猛的一下到魏时予面前,“见过?当时是怎么样的。”

母亲急切的样子让魏时予有些心惊,仔细想了下才开口道:“当时见过周堂熠后,我就准备回来了,路上的时候灯光有点暗,我的车子好像突然抛瞄了,就停在路边,前灯好像照到过他,几乎是一闪而过,因为衣服和今天下午见到的一样所以记得很清楚,后来就是林霂桃他们的车子在不远处出了车祸,我急着先把霂桃从车里拉了出来,就没注意他了,仔细想想,我好像之前也看过他,很久以前,在哪忘了,越想越熟悉。”

“你看见他的脸了吗?”魏母的声音里有着不动声色的崩溃。

魏时予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没,没看见,我是想看的,但是眼前的光有些刺眼,当时没看清,他的眼睛让人印象深刻,有点像。。。”

“好了,想不出来就别想了,还没原谅你,你现在就一直在这跪着,跪到凌晨一点才可以起来。”魏母趁着自家孩子愣神的时候起身,掸了掸身下不小心站到的灰尘,便背着包离开了。

“妈,你什么时候回来?”

“回来给你打电话。”

魏母至此后再也没有给魏时予打过电话了。

她走过了居住了三十多年的房屋,深深的看了一眼在冰冷夜幕下显得一隅温暖的屋子,看着熟悉的绿萝攀上已经有些损破的栅栏,想打个电话告诉时予栅栏要换了,无意中摸到了一个椭圆瓶子,封面是缤纷的水果色彩的包装,而她知道里面装的是白色结晶性的粉末,一种化学结构分为苯二氮桌类的东西,有点可惜的摸了摸瓶身,喃喃道:“这搞到的也不容易,其他的事都交给孩子自己吧。”说完,就把瓶子呈抛物线扔到垃圾桶,掉落的声音带给安定的感觉。

她走了,没有回头。

魏时予乖乖地跪在客厅,家中的熟悉感以及目前常常点燃的熏香,带着安神的作用,他时不时发困,头几下几下的点着,撑不住了要。腿部先是感觉到酸痛,再到后来就是麻到什么也感觉不到,每次魏时予醒来后会挺一挺僵住的背,认真的看了看剩余的时间,不想偷懒,当凌晨一点的时候闹铃响起的时候,伴随的还有一声短促的讯息提示。

“乖儿子,到时间了,好好休息。”文末还加个了个爱心和心疼的小表情。

魏时予看着开心得笑了笑,揉了揉腿,回拨过去母亲没有接,只得发了个晚安回复,之后就去休息了。又想着是今天了,霂桃可以出院了,更开心了。

延伸阅读

爱哆加盟  http://www.estudio-z.com/di8o.shtml
爱哆贴纸总部地处中国现代商标文化名城---浙江龙港,是一家集科技、信息、产品开发、生

恒品加盟  http://www.estudio-z.com/yxy3.shtml
恒品汽车座垫加盟总店生产经销批发的汽车香水座、车挂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

瑞凤加盟  http://www.estudio-z.com/phfx.shtml
桐乡市瑞凤丝绸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座落于江南蚕乡–浙江省桐乡市洲泉镇,是各省市的蚕丝绵

璐微加盟  http://www.estudio-z.com/x0zh.shtml
璐微饰品拥有多个自主品牌商标.主营:手机绳.手机挂绳.U盘挂绳.对讲机吊带.MP3挂

兴宇加盟  http://www.estudio-z.com/yi5f.shtml
兴宇眼镜是眼镜、眼镜配件、眼镜加工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洁丰干洗店加盟  http://www.estudio-z.com/b1sw.shtml
洁丰干洗隶属于上海乔力雅洗衣器材有限公司,是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政府引进的高科技重点投资

家御馆加盟  http://www.estudio-z.com/y3z5.shtml
暂无

温拿鲜食加盟  http://www.estudio-z.com/g9l.shtml
温拿鲜食以亲切健康生活化的品牌形象,努力于传达从温拿鲜食到舌尖乃至心灵的美妙体验。温

牛物社加盟  http://www.estudio-z.com/ss6.shtml
2018年7月创建在美丽的杭州,命名“社创”,前身是打造优质女性内衣内裤的设计由厂家

行行行珠宝加盟  http://www.estudio-z.com/0rp.shtml
深圳市行行行实业有限公司创立于1993年,是一家集钻饰镶嵌首饰、彩宝镶嵌类、3D硬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秦时明月]大秦帝国异兽实录之宫门似海深(5)

    是夜,仪元殿。皇帝弯腰站在案前,手持狼毫玉笔,银钩铁划,落笔苍劲有力,底下上好的宣纸一张又一张快速的从案前撤下。“皇上。”路公公从外间进来,他恭敬的站到一侧。“嗯。”皇帝轻应一声,挥笔的手却没有停下,“去了哪边?”“回皇上,贵妃主子她哪儿也没去,用过晚膳后便歇下了。不过……”路公公微微皱了眉,“戌时

  • [青云志]山有木兮木有枝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二天早上,喻大河坐在饭桌旁,看见喻然扶着简一鸣出来,就气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赶紧来吃饭吧,还用我去请你啊!”蒋艳红因为是下午班,所以现在还在睡觉,倒是喻芯从厨房里跑出来,举着锅铲叉腰。“爸你最近越来越过分了,你看看阿弟的脸,你简直要气死我!”喻芯性子执拗的很,认准一件事就不回头,在她小时候,她就

  • 丑女当家:猎户汉子种田去在线阅读第三节

    婴儿总是嗜睡的,不管婴儿的壳子里装的是什么那怕是一个两千多岁的老妖怪。因此,刚刚还在思考回去怎么投诉空间部门的嵇璜小包子现在就已经睡着了。感觉胸口很热,的嵇璜睁开眼睛就看到飘在半空的某牛部长。“屈先生,是屈原大人,这是琼瑶书里的世界,现在是乾隆元年,您现在是浙江巡抚嵇曾筠的第三子。由于作者琼瑶的历史

  • 网游之星辰修罗之第八章

    第八章外面大厅的氛围在两边截然不同,一边是愁云惨雾,另一边不能说是欢天喜地,但也是闲适不少。刘婧身上没有伤口自然不必担心,而被围起来的那些人可就没那么轻松了,开始还有人大吵大闹,不过被小弟拿枪一指就瞬间安静了。一个个都是愁眉苦脸,一边害怕自己变异被那群黑衣人用枪打成筛子,一边又心存侥幸,自己不会变异

  • 知识青年第六章在线阅读

    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尴尬的事情了。乘着空闲时间几个人聚在一起讨论富冈义勇昨天遇到的那个鬼。弥太郎面部坏死地虚化飘在空中,眼里满满的都是对富冈义勇的深恶痛绝。“他说自己不吃人,”义勇回忆起那时的情况,描述着,“我的确在他身上没有闻到血腥味,”“但一开始他左眼的‘下陆’字样我是没有看错的。”鳞泷左近次拿下了

  • 神魔之超神学院在线阅读第五节

    当这支七人特遣队即将接近目的地时,玄德忽然大喊“隐蔽”,原来前面愈加空旷的地形上,出现了激光坦克,这可比战车更难对付。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刚才不知巷战中敌人在哪里的直升机,终于找到了特遣队所在,与坦克毫不留情地分别从空中或地面以激光与飞弹进行攻击。(刘)玄德想以光爆术还击,可是天色已黑,没有了恒星光

  • 我的青梅重生了在线阅读第9章

    “作为一辆摩托车,这么容易就失去动力,它不觉得过意不去吗?”“并不会,他已经工作了十年了,该休息了。”“十年了!你竟然这么残忍!它都这么大年纪了你还骑它!”魏南城面不改色道:“我是个念旧的人。”乔安逸摸了一把汗,仍觉得这人是故意整她的:“那你平时上山也是推车上去吗?”他道:“平时上山不带这么多东西,

  • 一花一世界[奈克赛斯]之第八章

    “这样,我在这个楼有套房子,去我那儿吧,小朋友,中午我亲自下厨,请你们吃饭。然后我让人把你舅舅接过来签合同可以吗?”刘瑜问道。“我舅舅平时都在店里,不过,下午他有没有时间,我得问一下。要是他今天没时间,改天也成。”周安道。他都忘记了,刘瑜正当红。要是去舅舅的店里签合同的话,被粉丝们看见了,可能会引发

  • 学霸人设被戳穿后之第四章 日暮乡关何处是

    东方连城的心情忽然有些烦乱,起身,上前一步抓住那女人的手臂,强迫她与自己对视。莫名的,不喜欢这种无法把握的感觉,更不喜欢她脸上那么深的落寞。落日映进他的眼眸里,金色的。苏软怔怔看着他,微笑起来:“对不起,我走神了,你继续。”“……今天算了,本王有些累。”东方连城松开她,揉了揉额角,“你的狐狸还需要静

  • 我体内有世界树在线阅读第二章

    此时的帝邪肉身强度变得更加的恐怖,就算是站着不动,一般的凶兽不不能破帝邪身上龙鳞的防御,而帝邪的身高也达到了恐怖的一万两千九百六十丈了。这天,帝邪正在自己的地盘休息时,一只身长接近万丈,高五千丈的猛虎形凶兽,背生双翅,脚踏黑云从远方飞向了自己,帝邪看着不断逼近的黑云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奇怪,要知道这万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