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贵妃也要靠种田上位之玛丽苏心,路人甲命

作者:等雪 来源:晋江文学城

惊为天人?

“公主声色极佳,若断金裂帛,声调多变,高低错落,叫人生出野林探秘般的无尽遐想。难道这还算不得惊为天人么?”唐木苏解释得落落大方,陆仁嘉只觉得背上阵阵发凉。

这样的鉴赏能力,直接去听狼嚎不是更好?那还免了去探听歌词意味而导致的分神呢……

而且,这就和刚才几位文臣赞颂南宫殇离一样,全然是把马屁拍在了马蹄子上——她唱的是《水调歌头》,不是《破阵子》!要断金裂帛作甚,要高低错落作甚!更别说那“野林探秘”四个字,直直将这一曲的意境,从月上的琼阁佳丽,拐向林中正在摘果子的原人大妈!

所以这一刻,陆仁嘉脸上带着的笑容变得极为诡异。

皇帝捻了捻长须,也有些尴尬地笑道:“看来皇子殿下真真是小女的知音啊。”

“知音不敢当,”唐木苏道:“只是这天籁一般的声音旁人不愿欣赏,小王十分不解才出言以对。若有冒犯,愿贵国君臣勿怪。”

皇帝这下算是真真恢复正常了,哈哈大笑道:“怎么会怪皇子殿下呢?您能欣赏小女的歌声,敝国上下都感到万分荣幸。”

“所以,可否请公主再唱一曲?小王冒昧,愿公主赏脸。”

陆仁嘉刚喝的一口水呛在了嗓子眼里,她哪里还敢唱!再唱一首歌的话,估计整个寞朝的贵族大臣今晚都得失眠,偶尔有幸睡着的也一定会做噩梦!

这就叫一个脑残粉胜过十个黑啊!那些王公亲贵该如何恨她啊!

她正待摇头,却听得母后娘娘的声音响起:“殇陌便再唱一曲吧……”

陆仁嘉回头,看着马上要哭的皇后依然用期盼奇迹出现的目光望着她,心都快碎了。只能勉强点点头,道:“本公主冒犯了,诸位莫怪。”

那些个王公大臣谁没几分眼力?看着今天的正主都如此喜欢三公主的歌声,哪还有人为自己死去的耳膜伤心呢!于是一个个俱是含笑望着陆仁嘉,仿佛刚刚不曾听过那一曲“仙音”。

陆仁嘉是个好姑娘,她并不以吓人为乐,所以她唱了……《忐忑》。

这种没有歌词,唱成什么样没影响;没有伴奏,唱多久也没影响;声调乱飘,跑不跑调都没影响的歌,她原本是绝对不会选的。可现下看来,唱这种歌至少有一个好处——不出错。

果然,歌唱了没几句,她就看着对面某位英俊的中年王爷开始忍不住窃笑了,再往下唱,一位年轻的妃子开始捂嘴,接下去,皇帝皇后两口子脸上也显示出了想笑又不敢笑,生怕戳伤女儿那幼小自信心的表情。

这一首歌唱完,皇帝强忍着笑,“慈和”地问道:“殇陌,这是什么曲子?”

陆仁嘉娇俏又二缺地卖萌道:“儿臣随便唱的。总之是博人一笑……”

皇帝哈哈大笑,这一笑就像是引线上的火花一样,引得满堂贵人尽皆捧腹,笑声朗朗,无比热闹。

陆仁嘉这才把心吞回肚子里。她打算看看那个罪魁祸首,可回头一瞟唐木苏,却分明从他眼中发现了某种宠溺的温柔。

她心里一惊,刚刚的笑容立刻就干巴在了脸上。

你以为我在为了你卖萌么!汤姆苏要不得呀!

但唐木苏显然没看出她的不适,反倒是对着她充满赞赏鼓励地……一笑。

陆仁嘉脸黑着扭过了头坐下了。

“哟。”便在此时,她耳边传来一个扭曲的声音:“这样的破曲子,都有人捧,我看他是瞎了眼了。”

那是年轻女孩的声音,陆仁嘉当然知道是谁,她头也不回道:“是啊,我也觉得他瞎眼了。二姐的舞那样好,他也是夸一句,我的歌那般难听,还是夸一句。真不知这眼光是如何这样歪的!”

那人重重哼了一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去。

从此南宫殇离再没凑到她跟前找不痛快。陆仁嘉表示自己十分无辜——她明明是在安慰南宫殇离,可南宫殇离怎么就不能理解呢!

这肯定不是她的错,肯定要怪之前的那位南宫殇陌和姐姐的关系太僵了!不过想来南宫殇陌也没有非得和这位姐姐搞好关系的必要——同样是公主,她还比南宫殇离得宠,干嘛非得腆着脸去逢迎一个对她羡慕嫉妒恨的人呢。

所以说啊,从南宫殇离姑娘身上,我们可以看出一点来——这个世界上最悲剧的事儿不是当路人甲,而是生了路人甲的命,却长了颗玛丽苏的心。

想到这里,陆仁嘉那小小的良心发现了一下,她扭过头,看着面如冰霜的南宫殇离,低声叫了句“姐姐”。

南宫殇离却直截了当翻了她一白眼,道:“父皇母后偏心,你有本事,与我去太子哥哥前头叫他评判!”

太子?陆仁嘉点点头,道:“好啊。”

这位二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人设里头,太子殿下对于自己这位三皇妹,可是满心禁断之情的。虽然太子为人比较正常,没有在女主的玛丽苏魅力之下和自己这位妹子做出什么天打雷劈的事儿,但藏在心中的寂寞的爱恋始终折磨着这位英俊而尊贵的少年……

所以可怜的他,心理轻微变态了。

虽然人设上就讲了这么多,但陆仁嘉对这位兄长还是充满信心的。你的女神和你那路人妹子一起要你“讲个公道”,你会帮谁,这还用问么?

于是她一口答应,毫不犹豫。全然没想到,半个时辰散宴之后,太子会一脸刻薄地对她道:“你这一唱真是丢尽了我们大寞的颜面!幸好那唐木苏眼瞎,否则父皇和母后非给你活活气死不可!”

……这是脑残粉对菊苣说话的口气么?!

全无思想准备的陆仁嘉当即傻在了当场。其实,如果太子南宫杀手先生用比较温婉的口气说她唱歌难听,甚至再夸赞一下南宫殇离,她都能接受——但是这个连羞辱带挖苦的口气,就有点过分了吧?!

她一股气血涌到胸口,眼泪都快滚出来了,但终于是什么也没说,扭头就走了。

但奇怪的是,陆仁嘉能清楚地感觉到,这不是她自己想哭,而好像是南宫殇陌身体的天然反应。仿佛被太子这样挖苦了,对她来说是非常难以接受的一件事一般。

难不成南宫殇陌的身体对南宫血月有一种深深的依恋?她原本以为是南宫血月一厢情愿喜欢妹子,可她没想到原来南宫殇陌对这位太子哥哥也十分看重——天哪,这玛丽苏文里还要设置你情我愿的兄妹禁断吗!

想到这个,她仿佛被雷劈了一般豁然开窍——她明白南宫血月嘴那么贱是为哪般了!

人家太子殿下前途一片大好啊,就算是爱上这个妹妹了,也不敢让别人知道啊。所以为了掩饰激烈的爱,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表示出激烈的鄙视。

这果然是心理扭曲!真是苦命人啊!

其实说穿了,这部叫做《殇陌传》的三流玛丽苏小说里头,就没有一个人不苦命的。现在出场了的唐木苏也好,南宫血月也好,以后没有出场的男三四五六七八……也好,他们都获得了女主的心,但没有一个能和女主相守——至少从人设上看,他们中绝大部分是要守着自己的某只手或者某些根本没有特征的炮灰女过下半辈子了。

而女主呢,女主也难过啊。虽然作者给她设置了高洁清傲的品质,但似乎并没有顺便调高她对男人的免疫能力。所以南宫殇陌和这每一个男人都有些情愫。可有情愫是小事,她每次都把这些个感情当做人生中的真爱,所以拒绝和男N+1的婚事,这就是大事了。

虽然说她在这玛丽苏文里只待一年,但是,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啊,她陆仁嘉怎么说也是个思想正直品性高尚的好姑娘,这既然来了……要么,想想办法改变一下这玛丽苏文的走向如何?

反正这一年啊,闲着也是闲着。早点做出改变,指不定到了最后两个月,周围的人还能正常点儿,这样她也不用冷不丁地被天降玄雷劈得晕头转向不是?

好吧,从明天开始,就这么动手吧!陆仁嘉深吸了一口气——今天挨了南宫血月的一句损,她居然神秘地找到了人生的方向,这多少也值得庆幸不是?

此刻,在她身后小意跟着的绿菊大着胆子开口了:“公主殿下……您……”

陆仁嘉停住了脚步,看着她:“怎么?”

“您不要和二公主计较。她就是什么也越不过您去才这么作!气坏了您自己的身子可是不值得!”

“本公主何曾与她计较?”

“那您方才脸色不好,突然又如释重负……”绿菊有些尴尬,显是觉得自己这话说得不太对劲。

“哦我刚刚腹痛。大概是癸水快来了——顺便把那个冰雪宫的牌子换掉吧,我觉得看着那牌子就不太舒服。”

绿菊嘴角抽了抽,道:“公主殿**意保暖是好的,但是……您还没有来过天葵呢……顺便,那冰雪宫的牌子,不是您去年才要奴婢们换上去的么?”

延伸阅读

大屋宜加盟  http://www.alablague.com/a765.shtml
暂无

日出东方休闲食品加盟  http://www.alablague.com/xyzj.shtml
日出东方休闲食品是一家研发生产端午粽子、中秋月饼、湖湘特产的大型食品生产品牌,年产值

恩雅服饰加盟  http://www.alablague.com/piv7.shtml
上海弦月服饰有限公司位于上海市松江区人民南路60号A区。不断的发展和完善企业,坚持“

玛奇朵加盟  http://www.alablague.com/njf4.shtml
玛奇朵家具,德国经典传世家具,设计来源于自然和生活,环保、绿色原生态,德国工艺值得信

元德加盟  http://www.alablague.com/pcud.shtml
元德防水涂料是防水涂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杭州元德防

车驰洁蒸汽洗车加盟  http://www.alablague.com/g6xv.shtml
车驰洁蒸汽洗车,核心产品严格按照欧洲质量标准验收,提升了产品品质,同时靠谱的产品研发

奇迹抚痕化妆品加盟  http://www.alablague.com/dcm3.shtml
广州靓妆化妆品公司经销批发的曼秀润唇膏EOS润唇膏、欧舒丹手霜EOS手霜等多种、身体

百朋加盟  http://www.alablague.com/aooz.shtml
百朋纺织材料是一家从事玻纤纺织材料及制品、针刺无纺布的研发、销售的企业。一直致力于新

希格尔加盟  http://www.alablague.com/xi7p.shtml
希格尔净水器是净水设备、家用电器、水暖配件、卫浴洁具、塑料制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优罗加盟  http://www.alablague.com/xjbx.shtml
优罗家纺布艺总部是记忆枕、U型枕、乳胶枕、四件套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复联 后勤部长在线阅读上一个轮回(二)那时候的李毅

    西门燕娘的魂魄不知不觉又飘到到了此处,XX中学。一草一木仿佛仍如往日。又是秋天了吧?望着片片黄叶落下又被风伴着沙尘卷起。燕娘不觉有些感伤,仿佛又看见当年那个自己,捧着书懒洋洋的坐在杨树下看书的情形。.眼前又浮现出李毅那棱角分明的脸庞,那个扎根在西门燕娘心灵最深处的男孩。李毅十七岁,门门功课学得不能说

  • 超神学院之病夫第四章在线阅读

    “先知。”黛博拉看见他,眼睛一亮,嘴角不禁带上了一点隐约的笑意。“六天前,T—OE第三星系C号航线,遭遇卡其特拉斯人的船队,我和他们打了一架,干掉了几艘飞船,但不知道为什么,空间能量突然开始暴动,我被卷了进去,等再睁开眼睛就已经到地球上了。”先知跳下椅子,鼓起腮帮、踮着脚尖在镜头前走来走去,小手不停

  • 世界青年说之京味料理第五章

    林子里的海棠花开了又谢了,像娘在的时候一样,我和春桃一起摘了整朵的海棠回来,一片片扯下花瓣,然后又平铺在门口的空地上,看着水分一点点从花瓣里抽离,颜色却更浓了。我总是挑剔的检验着春桃辛苦摘下的整朵花瓣,跳出最洁白,最无暇的,用帕子拭干净,然后没有重叠的铺好。尽管每天大半的时间都忙于此事,一日下来收回

  • 开局怒怼相亲女嘉宾星星与棋盘

    又是一年的晚夏,夜空之上繁星闪耀星罗棋布像是对弈的棋局,棋局之下白羽静静的凝视着发呆,他的脑海始终萦绕着时光倒流之前的事情……。那是一个很深的夜,他被无情的灌酒者生生的灌趴下,相信我没有人能在伏特加面前坚挺下几回合,等他醒来便是躺在自己的房间估计是被朋友给送了回来,白羽揉了揉并不疼的脑袋从床上坐了起

  • 异界之剑神之路之兆麟醒了

    “没错,相传鬼草其实是一种高大的草,比坐在马上的人还高。它会覆盖其他所有的草而杀死它们,是一种极具侵略性的植物。”“它本来不是我这边的植物,后来好像因为一个异国少年身上粘上了鬼草的种子把他带到我们的国家来的。由于鬼草环境发生改变,所以他变得小了很多,而且它喜欢生长在阴暗潮湿的地方,有人说为了生长它需

  • [庆余年]郎骑竹马戏青梅第3章在线阅读

    再见面时,已经到了在横店筹备和拍摄《陈情令》的时候了。作为一个合格又自由的受雇佣的服装设计师,慕琉醉只需要在规定的时间上交设计稿和设计理念,然后在规定的时间里审核、修改、审核,修改……再上交就可以了。于是,她应了一份电视剧服装设计助理的活,也就是《陈情令》中人物衣服设计师的助理的工作。在《陈情令》角

  • 瀚海苍穹传第五章在线阅读

    猴子跌跌撞撞的跑了。像是黑夜看到恶灵,脸色苍白,失魂落魄。唐笑的胸口传来一阵剧痛。猴子为了逃命,使出了吃奶的劲踢在他胸口。唐笑感觉肋骨好像断了,每动一下都传来剧痛。但他还是坚持爬了起来。他扭头看了眼葛辉,已经有人过去救治他。唐笑放心了,他捡起枪,转身准备追击。“唐笑,你给我站住!”百米外,连长黄飞大

  • 系统非逼我抱校草大腿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三章我和索隆回去的时候,正赶上了路飞胖揍小丑巴奇。“你是香克斯的兄弟……不许再说第二遍!”香克斯船长?我捡起地上掉落的草帽拦住路飞,此时小丑巴奇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了。“你认识香克斯船长?”“你知道他?!”路飞抓住我的手激动地问。索隆不悦地瞪着我们,用力咳嗽了两声。我抽出手又在衣服上擦了擦,索隆脸

  • 太子投喂手册在线阅读第10章

    转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却没想到这周的最后一天,陈舒逸接到了一个惊天噩耗,她被告知接下来三个月的周末都要去分行培训保险业务。马德!陈舒逸心里骂李鸣人狗,脸上却是笑眯眯的感谢李鸣人给她这次锻炼的机会。但陈舒逸也并不是逆来顺受的人,都要她去,怎么可能,陈舒逸自问自己不是这么善良的好孩子。她心里打了个稿,然

  • 网游:我变成了皮卡丘第三章

    隔天是周日,关宁的生物钟却将她从久违的美梦中拽了起来,她叹了口气,起床做早饭。一碗西红柿鸡蛋面下肚,关宁看了眼时间,还不到六点半。小区里住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这个点已经陆陆续续出门,关宁走到阳台拉开窗,戴上耳机练英语口语。吴锐不到六点钟的时候醒了一次,不经意间往对面那栋楼一望,窗帘已经被人拉开了。